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尤瓦爾·赫拉利:警惕數據獨裁統治的興起(上) ☆來源:每日頭條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每日頭條。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對邊緣化(Irrelevance)的恐懼愈發嚴重 

民主並不是必然的。儘管民主國家在過去一個世紀或更長時間內取得了較大成就,但它在歷史長河中還只是曇花一現。君主制、寡頭政治和其他形式的專制統治才是人類治理的常見模式。

自由民主國家的出現與自由和平等的理想有不少關聯。這種理想似乎是不言而喻、不可逆轉的,但它們比我們所想的要脆弱得多。它們在20世紀的成功取決於獨特的、但可能也是轉瞬即逝的技術條件。 

在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自由主義逐漸受到批評。自由民主對中產階級的作用越來越受到質疑;政治癒加部落化;在越來越多的國家,領導人越來越熱衷於蠱惑人心和專斷。這種政治轉變的原因很複雜,但它們似乎是與當前的技術發展相互交織的。促進民主的技術正在變革,並且人工智慧可能會帶來更多改變。

信息技術飛躍發展著;生物技術也為審視我們的內在打開了一扇窗——我們的情感、思想和選擇。信息技術和生物技術將給人類社會帶來前所未有的動盪,侵蝕政府機構,並可能使我們慾望敗壞。基於此,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場經濟可能已經「不合時宜」。

普通人可能不會詳細了解人工智慧和生物技術,但會感覺到它們正迎面而來。 1938年,蘇聯、德國或美國普通民眾的日子可能並不好過,但他一直被告知自己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有他才有未來(當然,假設他是一個「普通男性」(an 「ordinary man」),而不是一個猶太人或女性)。他看著宣傳海報——通常是英勇的煤礦工人和鋼鐵工人——並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簡直身臨其境啊!我也要做未來的英雄!」 

2018年,普通人感到自己越來越被邊緣化(Irrelevant)。對於在TED演講、政府智囊團以及高科技會議上人們興奮談論的那些神秘術語——全球化、區塊鏈、基因工程、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普通人(包括男性和女性)都可能認為這些術語與他們相距甚遠。

與反剝削相比,反邊緣化要困難得多。信息技術和生物技術革命仍處於起步階段,在多大程度上將當前的自由主義危機歸咎於它們,仍尚待商榷。伯明罕、伊斯坦堡、聖彼得堡和孟買的大多數人可能些許意識到人工智慧的興起及其對生活的潛在影響。然而,毫無疑問,未來的數十年內,蓄勢待發的技術革命將使人類面臨前所未有的艱難考驗。

一個新的無用階級?

讓我們從工作和收入開始闡述,因為無論自由主義民主哲學訴求如何,它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實際優勢:在政治和經濟領域中,自由主義特有的分權決策方法有助於自由民主國家戰勝其他國家,並向其人民供給更多財富。

自由主義向每個人都許諾更大的蛋糕,從而緩和了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信教者與無神論者、土著與移民、亞洲人與歐洲人之間的對立。過去,隨著蛋糕越做越大,這是可能的。蛋糕很可能會繼續增長。然而,經濟增長可能無法解決當前技術現狀造成的社會問題,因為這種增長越來越多地取決於顛覆性的技術發明。 

當然,擔心機器引發失業並不是什麼新鮮事,過去這種擔心沒有成為現實。但人工智慧與舊機器時代不同。過去,機器主要以體力技能與人類競爭。現在他們開始在認知技能方面與我們競爭。我們不知道在體力和認知之外,是否人類還具備一種有恆久優勢的技能。

至少在未來數十年內,人類智能在眾多領域可能遠優於計算機智能。因此,隨著計算機應用於更多的常規認知性工作,新創造性崗位將不斷湧現。以上不少新崗位可能有賴於人與人工智慧之間的合作而非競爭。人類-人工智慧的組合可能不僅優於人類,而且對獨立工作的計算機也有優勢。

然而,大多數新工作崗位可能需要高水平的專業知識和獨創性,因此可能導致非熟練勞動者的失業問題。此外,隨著人工智慧不斷發展,那些需要高智商和創造力的工作機會也可能逐漸消失。這種情況在象棋領域可能已經初露頭角。在 IBM 計算機 Deep Blue 於1997年擊敗加里·卡斯帕羅夫(Garry Kasparov)後的幾年裡,人類棋手仍生機勃勃;AI被用來訓練人類神童,並且人類和計算機的組合勝於獨立電腦的表現。然而近年來,計算機在象棋比賽中似如有神助,以至於與它們合作的人類棋手已經無用武之地並可能很快被完全邊緣化。2017年12月6日,Google 的 AlphaZero 擊敗了 Stockfish 8,這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Stockfish 8 曾在2016年世界電腦象棋錦標賽中獲勝。它擁有人類累積的數百年西洋棋經驗,以及數十年的計算機經驗。相比之下,AlphaZero 沒有被人類教授任何西洋棋策略。相反,它運用最新的機器學習原理在與自己的對弈中自學。儘管如此,AlphaZero 戰績斐然。如果不說是天才的話,它們也是富有創造力的。 

西洋棋中人與人工智慧的聯合在警偵、醫學、銀行和許多其他領域內也許正勃然興起。更重要的是,人工智慧(AI)享有獨特的非人類能力,這在人工智慧與人類工作者之間體現為種類差別而不僅是程度差異。互通性和可更新性是AI擁有的兩個尤為重要的非人類能力。例如,許多駕駛員不熟悉變動不居的交通法規,並因此經常違反它們。此外,由於每個駕駛員都是單一個體,當兩輛車行進至同一個交叉路口時,駕駛員有時會誤傳彼此意圖並發生碰撞。相比之下,自動駕駛汽車了解所有交通規則,從不故意違反它們,並且它們都可以相互連接。當它們接近同一個路口時,實際上不是兩個獨立的實體,而都是受統一控制的。因此,它們誤傳和碰撞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同樣,醫療領域也是如此。互聯互通和可更新性的潛在優勢非常巨大,在某些工作中,計算機代替人類可能意義非凡。

綜上,我們會得出一個非常重要的結論:自動化革命不是某個單一的轉折事件,且之後就業市場重獲均衡。相反,它將是一連串巨大的破壞。舊崗位會消失,新工作崗位會出現、經歷巨變並消失。人們需要不斷接受培訓並重塑自己。 

正如政府在20世紀為年輕人建立了大規模的教育體系那樣,他們在21世紀有必要為成年人建立普遍的再教育制度。但僅此而已麼?人們是否能應對工作上日益增加不穩定性?到2050年,由於工作機會或者相關教育的匱乏,以及人們沒有足夠耐性不斷學習新技能,一個新的無用階級可能會出現。

(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