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美國控制世界,誰操縱美國?(下) ☆來源:世界環球商會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世界環球商會。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6/26  

二、美國對世界的經濟掠奪 

很多美國人很奇怪,是啊,他們本身心地善良,喜歡幫助別人,同時還“熱心援助”其他國家,為什麼他們還被全世界人民所憎恨?但是他們並沒有意識到,正是他們充當了金融集團的打手的角色才被世界所厭惡。 

同建立巨大的殖民地國家不同,美國的幕後是銀行金融經濟王朝統治,所以他們的手段也有別於一般的老牌殖民帝國,尤其是在21世紀的今天,他們斂財的手段可謂與時俱進,日新月異。尤其是面對尋求發展的第三世界國家,美國人張開了他們的血盆大口。當然不會再是單一的戰艦大炮,他們有個好聽的名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亞洲發展銀行”,接下來就像星球大戰3部曲一樣完美無缺: 

1、派遣“經濟刺客”,這些經濟刺客無論是哪個街頭招募來的,履歷上一律都是美國名牌大學經濟學的教授專家,這些人打著幫助經濟規劃的旗號,讓這些國家的政府聽信他們的花言巧語,相信自己國家需要建設大量的專案,接著他再遊說該國主要決策者從美聯儲,世界銀行等他們控制的組織裡大量貸款,去建造那些可能用的上或者根本用不上的大型建築,並且許諾可以給這些決策者巨額的賄賂和回扣。
——最有意思的例子,當他們計畫給印尼政府貸款修建大型水電站的時候,所有的工程師都置疑印尼在未來100年裡是否需要用到這麼大功率的水電站,也反對其對環境的破壞,於是為了說服印尼政府他們找來“經濟學家”預測印尼未來經濟發展的速度,其中預測只有8%的被炒了,預測每年達到19%的被升職了,於是他們得到“結論”——由於印尼發展速度過快,電力需求也會越來越高所以這樣的大水電站是必要的。 

2、對方一旦同意貸款,則要求他們用貸款的錢聘請“美國公司”(實際是他們旗下的相關公司)來承接這些工程。“實際上只是把自己的錢從左口袋裡拿出,經別人的手放回右口袋。” 

3、工程完工,皆大歡喜,當然,那個國家需要把幾十年國民收入統統用來換債務,包括巨額的利息! 

如果你還不起,那對不起了,你所抵押的大型國企,銀行,甚至土地都會被他們一點不剩的拿走。 

完美的空手套白狼,當然,他們最害怕的就是那些“無賴國家”“流氓國家”,比如這些國家死心塌地就是不貸款,或者拒絕償還高額利息,然後就該“美國人民民主專政”了,否則養活那麼多美國人有什麼用呢? 

1、以CIA為主體,散播謠言,支持反對派,發動顏色革命,強行將“無賴”“流氓”的領導人趕下臺,接著再由CIA秘密支援的這些洋奴來找他們貸款,出賣國家利益。

2、當行動1失敗後,派殺手直接幹掉該國領導人,敲山震虎,給他的繼任者提個醒。

3、當行動2失敗後,那麼所有的媒體突然發現該國領導人犯有“種族屠殺”“壓迫民主”等等一系列反人類罪行,然後“正義”的美國大兵會把這個國家先炸平,然後上去活捉該國總統,抓回去關起來或幹掉,扶植一個言聽計從的傀儡政府。 

於是第三世界國家從西方殖民者手中剛剛獨立,就接著被“經濟殖民”背上了需要償還幾十年甚至百年的巨額債務,為此,他們必須拿出本應用於國內發展,教育,醫療,經濟,軍事的錢來償還這些債務,當他們償還不上的時候,只有拿自己抵押的東西來送給這些美國銀行家,包括當地銀行,企業,土地等。為什麼戰火後一片瓦礫的中國在封鎖中能夠迅速崛起,而同樣沒有經受戰火的很多第三世界國家無論怎麼發展卻始終無法擺脫貧困,你可以看看他們全國上下努力創造的財富都到了誰的腰包裡,他們的經濟被誰操縱著,他們可以看見無數大型的工程在建造,但是富了的永遠是那少數人,大多數人依然貧困…… 

2003年,泰國總理他信莊嚴的站在泰國國旗下,此時,他們已經提前還完了欠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貸款120億美元,同時為了償還這些錢主動讓泰株貶值造成的損失還無法估量。他宣誓絕對不會再向這些國際銀行家們要一分“援助”,甚至鼓勵泰國企業拒絕償還他們欠這些銀行家的債務,2006年,泰國政變,他信被推翻…… 

當然這只是手段之一,還有就是眾所周知的經濟泡沫,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日本,日本的金融市場被大量外資推到頂點,外匯儲備龐大,然後先操縱日圓升值,導致其外匯縮水,接著發現依然無法撼動日本金融市場的時候,他們要求日本政府在金融市場上開通“任沽”,“做空”“股指期貨”等業務(之前日本根本沒此項業務),接著將自己的證券在最高位元拋出,全部做空(就是預計指數會大跌,跌的話就大賺)直接把日本金融市場砸到最底端,讓日本經濟崩潰後大量從最底端收購股票包括日本支柱產業,從而可以永久的在日本玩這種“剪羊毛”的遊戲,當然,他們在韓國遭受了失敗,儘管我不喜歡韓國人,但是當韓國的經濟和大企業即將被他們全面收購,而韓國的貨幣被同時貶得一文不值的時候,每一個韓國人從自己的家裡拿出所有的金銀首飾,全部上繳政府,用黃金償還債務…… 

當然,以上這種方法,最關鍵的前提就是你要掠奪的物件的制度符合你的要求,假如你的金融制度還不符合,那麼他們的說客又會來推銷“美國完美的經濟制度”,當然,或許人們忘記了1929年美國經濟大蕭條的時候,他們實行的也是這種制度,只不過那次受害的是美國人,發財的依然是銀行家們,甚至羅斯福新政,以“藍鷹”計畫,打著重恢復金融信心的口號幫助這些大銀行家徹底壟斷了美國的銀行金融領域,將所有的中小型銀行一網打盡。 

美國人喜歡獨裁者,假如這個獨裁者是可以找他們貸款然後拿國民利益去償還的話,無論他是喜歡種族滅絕還是吃人肉,他都會被美國的媒體稱為“民主國家的典範”。 

當然美國人更喜歡民主制度,因為國家權利的分散,僵化的法律體系,為了上臺不擇手段甚至私下裡可以向任何人搖尾乞憐的政黨,以及為了保護本黨派的利益不惜犧牲國家利益的特性,都方便美國龐大的金融帝國進行實際上的控制。 

美國人反對獨裁,因為不管獨裁者如何,作為國家的統治者,他有可能為了本國國家利益,拒絕美國的“援助”和好意(獨裁和愛國是兩個概念),於是這位獨裁者鐵定要死在美國人的手裡,無論是刺客還是美國大兵的坦克。 

美國人也反對民主,因為有的民主選舉出來的政府,可以排除一切黨派的概念,全心為國家利益而努力,於是也就註定了這樣的“民主”是不可能長久的,不是被“更民主”的人推翻就是沒山姆大叔的陸戰隊做掉。 

為什麼會造成這種精神分裂的結果呢?看看美國媒體背後用金錢支持的他們的集團就明白了,即使他們向戈陪爾發誓“我們的新聞是自由的。” 

“在美國,究竟還有沒有人是清白無辜的?我們國家絕大多數的人,都是靠剝削發展中國家來維持我們美好的生活——當然,獲得最多好處的是處於社會經濟體制金字塔最頂端的人……這些國家不得不讓美國公司肆意開採他們的自然資源,也不得不忍痛把國內的教育,醫療和其他社會建設計畫放在一邊,而是首先償還我們的債務,但是實際上,我們已經從建設工程中回籠了大部分資金,儘管計算貸款的公式上並沒有算上這些錢,難道‘大部分美國人不知道’的藉口就意味著我們是無罪的嗎?也許有人會說‘不知情’,也許因為有人故意誤導,總之有很多藉口,但是你能說你是無辜的嗎?”——約翰·帕金斯(做出印尼發展速度將達到19%的‘經濟學家’) 

三、金融帝國的目的和最大威脅 

建立一個世界政府,世界新秩序,這恐怕是國際金融集團,銀行集團的最終目的,當然你不要指望這是一個可以團結世界人民的政府,他依然是一個方便銀行家可以隨意掠奪任何國家任何地區財富進自己口袋的,他不是政治性的,只是經濟性的,因為金融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斂財。而在他們的體系裡,實際上只有兩種人,一是他們這些極少數精英的有錢人作為世界的主人,而廣大的普通人只能為他們做奴隸,不斷的為他們提供財富,他們要打破一切人類固有的道德,信仰,以金錢來作為世界唯一的標準,當然,他們用自己的“基地”美國給人們展示了好的一面,讓人們產生對那個體系的嚮往,但是正如美國的約翰,帕金斯在《一個經濟殺手的自白中》所說的:

“我懷疑,地球上有限的資源能否讓世界人民都過上美國人那樣富裕的生活,實際上,在美國境內也有千千萬萬的居民生活在貧困中。另外,我不十分清楚其他國家的人是否真心想要過上和我們一樣的生活。美國國內關於暴力,經濟衰退,濫用毒品,離婚和犯罪的資料也說明了:儘管我們是歷史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但是我們也許是最不快樂的國家之一。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強迫別人模仿自己?” 

但是他們有一個純天然的敵人,當卡爾.馬克思揭露出這些“資本主義本性”的時候,他已經在歷史上寫下了濃重的一筆。 

沒有什麼比銀行家們和金融家們更加害怕這種理論,國家控制經濟,國家控制金融,防止銀行業和金融業左右國家,世界金融帝國的夢想在瞬間崩塌。於是我們可以看到,當共產主義理論出現的時候,世界對他的恐慌遠大於君主立憲制的復辟。所有企圖嘗試這種制度的國家都遭到了一切手段的打擊,或許在今天這些理論已經被大部分普通人所淡忘,即使是生活在社會主義國家的我們,但是在大洋彼岸,有那麼一群人卻沒有忘記,而且決心付出行動。 

當索羅斯代表金融集團製造亞洲經濟危機的時候,我們記住了他,但是或許大家並不知道,他直接參與了解體蘇聯的行動,因為他早期的頭銜是“慈善家”,專門在東歐和前蘇聯發表關於“極端個人自由主義”“經濟自由主義”的演說,得到了美國國會和當地傻X們的讚賞。

201928a08.png

(金融大鱷索羅斯)

“在合法性和人道主義者的面紗背後,人們總可以看到一幫‘億萬富翁’的‘慈善家’,以及他們所資助的各種組織,比如,開放社會協會,福特基金會,美國和平協會,國家民主捐助基金,人權觀察,大赦國際,世界危機組織等……在這些組織的配合下,不僅可以塑造而且可以製造新聞,公共議程和公眾觀點,以控制世界和資源,推動美國製造的完美世界統一的理想。”——吉列斯,埃馬瑞(美國評論家) 

也趕上北極熊的運氣不好,遇上一個大腦剛被門夾過的領導人,在野心家葉利欽的輔助下,把這個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給拆了。於是銀行家們歡呼雀躍的同時,還沒忘記去侵吞前蘇聯龐大的資產,於是一群“經濟專家”蜂擁前往俄羅斯,瞬間讓前蘇聯遺留的龐大資產轉移到那些國際銀行家買辦的手裡…… 

前蘇聯已經解體20幾年了,很多人說前蘇聯自殺後“自由”“民主”了,無限嚮往,但是可惜,有些資料有人是不敢說的,在那些虛頭八腦的看不見、摸不著的“民主自由”後面,俄羅斯人的收入少了、壽命減短了,而前蘇聯時期最被人痛恨的腐敗不但沒有絲毫減輕,反而成幾何級數增長,俄羅斯在2007年全世界清廉國家排名為127位,而繼續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清廉排名已經從78位上升到70位,而俄羅斯的貧富差距不斷拉大,富人每年都更加富有,而窮人更窮。不過不得不說,世界經濟集團在前蘇聯利用對手的低能和白癡打了一個大勝仗,於是他們把目光再次轉向中國,中國才是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國家…… 

四、最後的陣地——中國 

世界經濟集團對中國的掠奪,從清朝時就開始了,網上有人不斷的歌功頌德的美國人退還庚子賠款的“偉大舉動”,只可惜大多數中國人對這種先搶劫你,再用搶劫你的一部分錢給你弄個什麼東西的舉動不感冒,況且這一舉動的原因來自八國聯軍司令瓦德西給各國首腦寫的信,信中明確指出,義和團運動已經證明了中國是一個不會屈服於外來勢力的民族,反抗不會停止,無論哪個國家都沒有足夠的兵力和精力來控制這個國家,因此他建議採取以中國人代理來統治和掠奪中國的手段,於是美國人投資建造了清華(諧音侵華)大學,美其名曰——支持中國的教育事業(全國N多文盲的時候不去掃盲或者普及基礎教育而辦大學?)規定該大學每年必須向美國派遣多少多少留學生,美國伊里諾大學校長詹姆士在1906年給羅斯福的一份備忘錄中聲稱:“哪一個國家能夠做到教育這一代中國青年人,哪一個國家就能由於這方面所支付的努力,而在精神和商業上的影響取回最大的收穫。”“商業追隨精神上的支配,比追隨軍旗更為可靠。”當然,這種一相情願的做法顯然是由於不瞭解中國所致,他們小看了中國人骨子裡的東西,往後的日子裡,這些留學美國的人雖然學說英語,學美國的東西,即使在異國他鄉卻始終沒忘記自己是中國人,要為中國而努力…… 

在中國軍閥混戰的時候,西方經濟集團以軍火為貸款,讓各派軍閥必須以國家利益為抵押換取軍火,當北伐戰爭開始後,他們又毫不猶豫的命令各國軍隊直接干涉北伐,製造了南京慘案,直到蔣介石背叛革命,向外國承諾,我的政府可以繼承北洋軍閥以來所有的外債,這才讓西方國家開始放棄他們支持的軍閥全力支持蔣介石,而這筆外債有多少呢?折合國幣達744447593.98元,從1927年至1933年,對有確實擔保的外債,清償本息達二億四千九百余萬銀元,截止至1934年6月,已承認並歸入整理的達十億五千六百萬銀元。遇上這樣一個冤大頭,西方的銀行家們終於眉開眼笑了,當然,債務是永遠還不完的,老蔣的四大家族一面借債務,一面用國家利益來還,直到1949年借債額共達3068000000銀元,這些債務加上償還的利息,相信中國人民別想翻身了…… 

當司徒雷登看到人民解放軍的軍隊從樓下通過的時候,他沒有走,留了下來,後來被寫進了著名的《別了,司徒雷登》,一些妄自匪薄的傢伙以此為據,說毛主席當年憑藉一時的意氣斷送了中美建交的契機,但是當年司徒雷登留下的原因則是,“睜起眼睛看著,希望開設新店,撈一把。”其實很簡單,假如共產黨取代了國民政府,那麼債務也應該繼承,這是西方經濟集團的算盤,總之,他們不能有壞帳。但是毛主席不是老蔣,不會為了讓華爾街的金融家們高興就讓人民共和國剛誕生就平白無故背上十輩子都還不完的外債,所以司徒雷登必須滾蛋,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廢除不平等條約,中國的經濟終於可以重新開始,而不是從一個無底洞中絕望的緩慢往上爬,當然,美國最心疼的不是蔣介石政府的潰敗,而是那些天價的貸款永遠無法要回,因為逃到臺灣的蔣介石憑藉一個小島永遠無法償還那些債務…… 

於是新中國就在一片敵視的封鎖中傲然挺立著,用自己的手去建造自己的國家,無論路途多麼困難。 

毛澤東有句話,“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這是真理。當然面對一個如此強大的中國,他們不敢把軍隊派過來送死,在核武器存在的今天,貿然的戰爭是毀滅性的,他們在尋找一個戰爭以外的方法,改革開放給了他們這個機會,有機會讓外資進入中國,也有機會合法的雇傭中國的“買辦”來幫助他們進行活動,但是他們卻很不高興,為什麼?因為在中國始終有一個中國共產黨站在他們上面,注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防止他們對中國進行大規模的經濟掠奪,無論你如何鑽法律的空子,無論你如何花言巧語,也無法隨心所裕的行動,當然,他們可以用大把的鈔票收買一些官員,但是無法收買整個黨,更無法用錢來控制住整個國家,即使投入再多的錢,中國的支柱產業,鋼鐵,軍工,資源等都被牢牢的控制在國家手裡,他們更擔心,一旦遇上類似日本那種掠奪,共產黨是否會用他們手中的權利越過法律來強行制止對中國的掠奪,這確實讓他們坐立不安。更為惱火的是中國的外援,中國對非洲兄弟國家的援助沒有絲毫的貸款性質,是純粹意義上的幫助,這不但讓非洲國家的兄弟和中國走得更近,而且讓他們找到了一種新的選擇,不用靠找西方國家貸款,然後償還一百幾十年的外債,也可以開發國內資源,然後進行貿易促進經濟增長。 

天那,這是對非洲人民“民主”的踐踏,是對他們“自由”的褻瀆,於是西方新殖民者們怒不可憤,長此以往,他們找誰貸款去啊?於是他們突然發現了一個還在進行內戰的國家蘇丹,這個國家有石油資源,但是卻缺乏開採的能力,於是中國人去援助建造了石油設施,幫助蘇丹政府開採石油,然後和蘇丹進行合法貿易,這是多麼大逆不道的事情啊。要是讓他們來,先說服政府貸款多少錢修建石油設施,然後以油田作為抵押,讓蘇丹這個窮國擔負起上百年的巨大債務,他們只要坐在華爾街數鈔票就可以了,當然即使你還不上也不要緊,油田跑不了,至於達爾富爾,達爾富爾在哪?但是中國徹底粉碎了他們的夢想,於是憤怒的他們哭天喊地的大叫“蘇丹人道主義危機”,中國是“幕後幫兇”,當然潛臺詞是你們怎麼能“搶我們未來百年的錢呢?”不過不要緊,反正媒體都掌握在他們手上,他們怎麼說美國人就怎麼信,連奴隸主都能成為“自由鬥士”還有什麼是不能繼續編造和篡改的,所以說美國人喜歡當炮灰怨不得別人,誰讓他們自己頭腦簡單呢。 

於是他們會用上一切可能用到的手段來瓦解這個可以威脅他們斂財的國家,那些在前蘇聯用過的和沒用過的手段,那些可能奏效和不太可能奏效的手段全部用上,他們可以在美國國內扶植那些大腦有病的瘋子甚至西藏的奴隸主和新疆的恐怖分子,用所有的媒體不遺餘力的來打擊中國,把中國描寫成一個“邪惡帝國”,甚至不惜用冷戰的手段來對全世界進行“社會主義威脅”的反復宣傳,以達到醜化孤立中國的目的,當然,他們時刻也不會忘記對中國的“民主”教育,收買一些敗類和天真者,讓他們全力以赴的進行宣傳,指望這種“愚公移山”的行動或許會在哪天能夠取得成效,讓他們可以像在前蘇聯那樣解決社會主義問題的同時再大撈一把,只可惜他們忘記了,中國是喜馬拉雅山,高度是每年在增加的…… 

中國其實已經在進行一場保衛中國的戰爭,只是大部分人都沒有意識到而已,而我們的對手並不是那些“美國人”,而是他們背後的那個龐大的資本集團!

(本文完結)

 

相關閱讀:  美國控制世界,誰操縱美國?(上)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