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華人第三波心理學發展的新動向 — 智慧諮詢 ☆來源:心學復興

♦ 本篇文章轉載自 心學復興。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6/28

如果說起「認知療法」、「精神分析」、「人本主義」……這些耳熟能詳的學派,相信不論是心理學的從業者,還是一般民眾都有著不同程度的瞭解。但是,如果說「智慧諮詢」的概念,就會讓人滿臉茫然,什麼是「智慧諮詢」?「智慧諮詢」為何會稱作本土心理學發展的最前沿?它有著怎樣的優勢與特點?「智慧諮詢」為何會成為本土心理諮詢師的必修課。請讓我緩緩道來…… 

201928h01.png

圖 | 2016年,智慧諮詢學習團體與黃光國教授、陳複教授在福州濂溪書院合影 

大陸心理學的發展,分為三個階段:一、移植心理學;二、組裝心理學;三、本土心理學。移植心理學階段,從1981年北京師範大學複設心理學系開始,國內各所大學院校也隨之開設心理學科系。因為心理學課目的教學需求,學院開始從國外橫向移植其他文化背景下的心理學知識體系,來作為心理學專業的理論教材,例如:精神分析、行為主義療法、認知療法等;這些心理學思想因此在國內形成心理學的一波文化潮流,在鮮有人關注自己內心的時代裡,引發中國人重新認識自己的熱潮。2002年心理諮詢師國家職業資格項目正式啟動,在心理諮詢師註冊考證編制教材的時候,這些被橫向移植的西方心理學的內容都被編纂進去,使得中國人對「何為心理學?」的認知有了現在的權威印象。這些印象直到目前依然影響著華人對於心理學的認知,因此,系統脫敏療法、暴露療法、積極無條件關注、自由聯想等西洋心理學的實操被廣泛的接受,並迅速佔據科研院所、心理學從業者的領域。這些西方心理學的知識,在某種程度上極大豐富了當時華人的精神世界,也啟發華人對自己的內在世界產生瞭解的興趣,這的確給八十年代百廢待興的中國人,對知識的渴求帶來了滿足感。

 201928h02.png

圖 | 2017年,陳復教授與黃光國教授在山西晉城知行書院共同為智慧諮詢團體授課 

進入到20世紀後,西方心理學的適用性遭到了普遍的質疑,但是因為西方心理學在中國已經形成了權威性的認知。在這種情勢下,民間心理學從業實踐者雖然在工作中不斷遭遇異例的困擾,卻沒有學術力量來反駁與對話被視為真理的西方心理學。民間心理學學者一方面通過認同權威性知識來獲得專業人士的自我認同,另一方面卻在用非西方心理學的實操來完成心理諮詢工作。這種不得已的工作形態曾被視作「心理學本土化」,然而實際情況則是抱著「有效就行」的理念來不斷尋覓化解當時人痛苦的辦法,例如:建議當事人多做運動、交朋友、聽音樂等。在這種情況下,面對華人想要解決心理困惑的需求,類似於NLP(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神經語言程式學、簡快身心積極療法等此種如同搭積木一般的組裝心理學應運而生。1994年,臺灣企業家陳威伸與臺灣世茂出版社合作,將NLP英文書籍精選翻譯並出版成系列專業叢書達50本,被稱為心理學實戰應用書籍,並致力於推廣NLP療愈方法。這些療法都試圖匯總西方心理學各種學派的優勢技術,形成對當事人便捷的實操辦法,並自稱為心理學的「工具箱」。組裝心理學雖然意識到移植心理學在華人社會的實踐困難,卻並無興趣探求問題的根源,只是把西方心理學各種學派的實操經驗匯總成便捷性和固定模式的療愈技術。在對當事人的心理療愈中,只是不斷操作與更換不同的、來源於不同心理學學派的、被程式化的療愈技術,如同「碰運氣」般的心理治療。並利用求助者群體,形成一種體驗心理療愈技術的團體,再由共同體驗的互動氛圍給出求助者被接納的歸屬感。這種華人對於西方心理學不適性的市場反應所形成的折衷心理學產品,在一段時間內曾如野火般的燒遍了祖國的大江南北,並夾纏著過度商業化的模式成為一種社會現象。這種俱樂部式的發展,雖然給予寂寞的人心提供了暫時的歸屬,但是因為人的真正問題不能獲得化解,使得參加各種心理學俱樂部成為心理困苦者飲鴆止渴的方式,也成為心理學商業運轉的動能,隨著時間與療愈績效的檢驗,也呈現出一路衰退的頹勢。

 201928h03.png

圖 | 2017年,黃教授贈送知行書院自己的著作與筆者合影 

本土心理學者呼籲要建立紮根于本土文化的心理學,不但要能真正解決在地心理問題,而且要回應中國人未來的人格發展。本土心理學的發展以1980年臺灣現代社會心理學家楊國樞先生宣讀的《心理學研究的中國化:層次與方向》一文為標誌,本土心理學者歷經了近四十年的奮鬥歷程,並形成本土心理學學術社群。本土心理學社群的初期發展,因為深受當時西方學術研究習慣的影響,採用實證論的方式來發展本土心理學,致使本土心理學一度陷入研究的困境。而後,臺灣大學心理系創系教授黃光國於2010年在印尼演講題目為《非西方國家發展本土心理學的哲學反思》中,強調以西方的科學哲學作為基礎在建構理論時,必須把握文化心理學者所強調的原則「一種心智,多種心態」(Shweder etal.,1998)。黃光國教授有感于華人社會普遍面臨「意義危機」,並受西方「正向心理學」研究脈絡中「最適自我」(「最適自我」是Kernis提出的概念,指個人順利克服挑戰時所帶來的正向自我價值感,見《反求諸己 現代社會中的修養》56頁,黃光國著。)的啟發,發現華人文化傳統中內蘊著的極其豐富的文化資源,而使自己對於心理學的研究轉向於「修養心理學」。「智慧諮詢」則是由來自華人本土社會科學社群的陳複教授以傳統文化為核心整合既有心理學的實操,同時採擷華人自古就有的療愈人心的實操,例如:書法、曼陀羅繪畫、靜坐與冥想等,形成「智慧諮詢」特有的實操體系。並在海寧格「家庭系統排列」的基礎上發展出「良知導引術」作為智慧諮詢的靈性療愈實操。經過三年的實踐與發展,已經成為心理學領域的新興學派,並持續的受到教育界與學術界的廣泛關注與重視。從陳複教授2013年在「儒家思想與當代中國文化建設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發表《心學心理學:心學在心理治療領域獲得的突破與新生》一文提出「心體論」伊始,歷經了質疑、觀望六年的過程中,「智慧諮詢」開始了積沙成塔式的發展,現今已初具規模。因為陳複教授摒棄了「實證論」的研究方法,轉向「實在論」的學術架構方式,嚴格意義上來說,應該稱其為華人「第四波」本土心理學。尤其近年來,「智慧諮詢」不斷受到心理學從業者與學術界的好評與肯定,已經成為穩定的實操與學術團體。「智慧諮詢」並不會與現有心理學衝突,諮詢師卻會因為通過學習「智慧諮詢」樹立華人文化的主體性視野,而賦予既有心理學新的意義,同時鼓勵善用既有的心理學知識來形成自己的風格。「智慧諮詢」的重心特別關注諮詢師的個人修養,這種修養不單單是言語行為上的道德品格、諮詢過程中的倫理規範,而是結合華人傳統文化中的修養工夫形成精神的實質蛻變。「智慧諮詢」認為,不同地域的文化差異是在地風土人情歷史的不同,這些歷史的沉澱物會影響著人的心理與行為。陳復教授甚至反問:「沒有文化的心理學還剩下什麼?」如果不承認文化對人心理的影響,那麼心理學就變成生理心理學了。

 201928h04.png

圖 | 2016年, 陳復教授在福州與智慧諮詢學員論學 

文化如同空氣一樣,是人們得以正常活著的心理秩序,也決定著人如何賦予現象的價值與意義。如果沒有「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這些人類歷經過的心理事實、沒有太陽神赫利俄斯駕著焰馬拉日輦西遊的千年傳說(希臘神話),太陽也不過是一團火焰。如果沒有「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文化情感,沒有「長眠不醒的恩底彌翁」(希臘神話),月亮也不過是一塊隕石。不同在地文化形塑出不同地域人群的千差萬別的心態,心態深刻的影響著每一個人的心理與行為而不自知,謂之「百姓日用而不知」(《傳習錄》)。而全體人類呈現多種心態的背後卻有著相同的心智,這種心智就是「良知」(陳複教授以「心體」作為現代學術用語來指稱),只有承認「良知」的實有,並以此作為中西方心理學匯通的起點,我們才能真正建構出具有「一種心智,多種心態」(Shweder etal.,1998)普世意義的心理學體系,該理論體系才真正能夠具備跨文化解釋人們心理現象的視野。「智慧諮詢」以心理學的角度,讓潛藏在人們行為裡的文化動力,顯化成人可以覺知的物件,這就是「百姓日用即為道」(《傳習錄》)。「智慧諮詢」讓諮詢師可以從多元文化本身的立場,認識文化內在的心理動力,而不是在現實人生之外尋覓個道理來解釋行為。與其說「智慧諮詢」是讓人打開文化視野的一扇新窗,不如說「智慧諮詢」只是華人在自己家裡發現的,早被遺忘的寶藏。 

 

 張 辰|晉城知行書院山長,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副院長兼執行長,晉城心理學會理事,晉城心理諮詢專業指導委員會副秘書長,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常年致力於心學的修習與心學教育,舉辦傳統文化與心理學講座數百場。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