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台灣論壇

統派不能在二二八的話語權上缺席 統一聯盟黨舉辦二二八座談會◎觀察雜誌 | 從二二八到兩岸和平◎王曉波

♦ 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2/28

統派不能在二二八的話語權上缺席 統一聯盟黨舉辦二二八座談會

來源:觀察雜誌 | 作者:紀欣

2021/2/27

202109h01.png

2021年2月27日下午2時半,統一聯盟黨假中央黨部舉辦「228事件74週年座談會」。座談會由黨主席紀欣主持,邀請了台灣史研究會理事長戚嘉林、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首任館長廖繼斌、台灣抗日誌士親屬協進會理事長蕭開平、輔仁大學傳播學院前院長習賢德、中國文化大學歷史所博士生林明正等人座談。

紀欣首先表示,統盟年年在二二八舉辦座談會,是為探討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時的時代背景、過程及後續影響。統盟已故顧問陳明忠親身參與了二七部隊,後又兩度被捕長期坐牢,但他始終認為紀念二二八是要化解仇恨,記取歷史教訓,避免悲劇重演。尤其,在民進黨當局運用公權力,推動所謂「轉型正義」,製造悲情意識、宣揚台獨的當下,統派絕不能在二二八的話語權上缺席。

戚嘉林指出,二二八已經異化成一個高度統獨的政治歷史,這也是為什麼20年來獨派要求還原歷史真相,真相不僅未能大白,如今更升級為「要在轉型正義中追求,才能真正達成歷史真相」。因此在詮釋228的話語上,統派不能缺席,而且不可拿香跟拜,導致自我矮化的悲劇。要立足史實,客觀評述陳儀政府,並且將228與光復時的祖國認同連結,共構真正轉型正義的二二八歷史。

    廖繼斌接著指出,他在擔任二二八紀念館館長期間,詳細調查結果確定在二二八事件中死亡者有686人,失踪者181人,共計867人,並非如綠營刻意誇大的數字,當然有些失去親人的家屬至今無法釋懷,這是可以理解的,但任何政黨都不應藉「清理過去」賺取政治利益。他也表示,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任期在5月底即將屆滿,既然該會三年來運作成效不彰,不應再延續,但他會為探索歷史真相,化解仇恨繼續努力。

習賢德表示,十多年前發現沒有人就二二八事件中警察扮演的角色做研究,特別訪問了37名警察,並閱讀當年的《警風》報紙,完成了20多萬字的《二二八口述歷史補遺:中央警校台幹班的歷史記憶》,證實在1947年2月28日至3月8日部隊來台前,國軍勢單力薄,警察為維持治安做了大量努力,也證實很多無辜的外省人被害。可惜,研究二二八的學者大多有既定立場,綠藍之間又沒有任何交集,至今仍各說各話。

蕭開平接著指出,其曾祖父蕭光明在屏東佳冬為了抵抗日軍犧牲了兩個兒子,父親蕭道應自台北帝大醫學部畢業後赴大陸參加東區服務隊,抗戰勝利後回台,在白色恐怖時期被捕。而父親的兩位同學郭琇琮及許強,在台灣因參與抗日活動被拘捕入獄,後又因涉入二二八事件被槍決。他們三人都是愛鄉愛民的好醫生,具有強烈的中國意識,但在亂世中有著悲慘的命運,這種悲劇不應該再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林明正最後說,台灣最新的中學歷史教科書中已沒有中國歷史,從簡單的台灣史中,學生多半以為「二二八是中國政權到台灣來殺人」。更嚴重的是,台灣的手游及電玩工作者、漫畫家,為爭取民進黨當局的資金補助,製作大量顛倒歷史是非的次文化作品「獨化」年輕人,這種趨勢不扭轉,就不可能導正年輕人的史觀。

 202109h02.png

 

line.png

從二二八到兩岸和平

作者:王曉波

2014/3/2

1979年,美麗島事件後,台灣內部省籍對立升高。1980年,我赴哈佛任訪問學者,聲援「美麗島事件」的聲勢陡增。並且,都談到「二二八」,和流行兩本書,一是《被出賣的台灣》,一是《苦悶--台灣的歷史》。這兩本書也都是以「二二八」為中心。

政客操弄成族群對立

1981年,我返台,台灣內部政治對立仍非常尖銳,楊國樞教授囑我寫篇文章呼籲朝野和解,由一些名教授聯名發表於《中國論壇》,而有《以更高的民主解開「台獨」的問題糾結》(10月10日)一文。署名的有15人,但楊教授跟我說,「你被警總列為八大左派,比較敏感,不要署名。」有利於社會的事,我也一口答應。文中就提出要解決「二二八事件」的歷史問題。

1984年,我再赴美,在史丹佛大學胡佛圖書館等處蒐集「二二八」資料,時戴國煇教授(梅村仁)在《新土》雜誌連載「二二八史料舉隅」,提供更多的史料。

1985年,江鵬堅初任黨外立委,以質詢議題問我,我問敢不敢質詢「二二八」,江同意。我即替他執筆,《為避免覆轍應平反「二二八事件」》(2月27日),並建議訂「二二八」為「和平日」。行政院長俞國華卻回答說「二二八」是「中共潛台分子陰謀顛覆,企圖一舉攫取台灣的煽惑暴動事件」(3月20日)。

於是我即在《中華雜誌》回應俞國華發表《略論「二二八事件」》一文。並且利用赴美所蒐集來的資料,祕密編印《二二八真相》一書。果然,印出來不久即遭查禁沒收,後來還是把紙型賣給鄭南榕再版,才付清印刷費。那時調查局還來問我知不知道《二二八真相》,我堅決否認的說了一次謊。

接著1986年立法院開議,再為江鵬堅提出《為平反「二二八事件」再質詢》(3月1日)書面稿。

後來,「二二八事件」平反了,也補償了,「二二八」和平紀念日也有了,不意「省籍對立」不但未能緩和,更由於一些民進黨的政客們,如蘇貞昌者流的操弄,竟升級成了「族群對立」,且台獨愈熾。這不但扭曲了「二二八」,更是在「二二八」傷口抹鹽,挑撥族群騙取選票。回顧在當年戒嚴時期冒險推動平反「二二八」,我不禁有些惘然。

深入研究「二二八」後,除貪汙腐敗軍紀不良外,其實和二戰後的復員不良有關,也與抗戰勝利後的國共內戰有關。所謂族群問題並不是「二二八」的真相。

或謂3月1日後,全省各地接收政府官署,本省人毆打外省人,其實是被統治階級(本省人)打統治階級(外省人)。國民黨外省人在大陸(外省)也被打,直到49年被打到台灣來。

或謂當年3月9日,劉雨卿部隊登陸,濫捕濫殺,直到白崇禧來台。豈非外省人殺本省人,殊不知軍隊是沒有自由意志,是聽指揮的,也不是要殺本省人,而是要殺反對國民黨的人。國民黨殺人也不起自「二二八」,清黨就殺人了,中共估計有40萬人(外省人)。據「二二八」家屬估計有兩萬人(本省人)。就算兩萬,比起40萬人也是小巫見大巫。

悲劇因國共內戰而起

台灣在「二二八」後,台灣人對「白色祖國」失望,而期望「紅色祖國」,故有「白色恐怖」。這些對人權的迫害,多來自於戰爭因素。所以,我們身受其害的「二二八」和「白色恐怖」受難人多反對在國共內戰後,又挑起兩岸的統獨內戰。

內戰無英雄,只有兩岸的和解、和平發展到和平統一,才能根絕「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的悲劇,才能真正維護台灣人民的人權。

(原載《中國時報》2014年3月2日)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1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