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

從《難忘歲月》看解放後東北農村 一個女農民的生命歷程(三) ☆來源:中時新聞網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中時新聞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2/8

文 | 龍城飛,原名楊雨亭,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202108i01.png

阿美族台籍老兵廖清治,隨身攜帶毛語錄。(莊哲權攝)

在梁書香《難忘歲月》書中描述的文革景象中,值得一看的是「農村結婚禮儀」。由於文革研究在大陸受到政治壓抑,許多當時發生的特殊文化現象,比如說樣板戲、忠字舞、早請示晚匯報等等,日益地流失了。像梁書香紀錄的文革時期的農村結婚禮儀,就應收入中華民族近代傳統民俗曲藝蒐集之列。

1968年底,梁書香結婚時與未婚夫余福江一起到公社登記領證,管登記的幹部按慣例,要求領證者先做「三大件」:

第一件:揮動《毛主席語錄》,敬祝偉大領袖毛主席萬壽無疆、毛主席的親密戰友林副統帥(林彪)身體健康;

第二件:讀語錄(個人選一段「毛語錄」,分別誦讀,比如說余福江高聲堅決地背誦:「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梁書香就說:「要分清敵我,不能站在敵對的立場用對待敵人的態度來對待同志。」等等);

第三件:跳忠字舞。

完畢後唱頌歌:

敬愛的毛主席

我們心中的紅太陽

我們有多少貼心話的要對你講

我們有多少熱情的歌要對你唱

千萬顆紅心向著北京

千萬張笑臉迎著紅太陽

……

我們衷心祝福您老人家

萬壽無疆、萬壽無疆、萬壽無疆

而其他到此辦事者,見狀也連忙與他們一起做「三大件」……。

此時,那兩個管登記的中年男子幹部目睹此種怪形怪狀,居然實在忍俊不住,冒大不諱地狂笑起來,越笑越厲害,笑得前仰後合,其中一個更是笑得趴在桌上,像犯了癲癇,全身劇烈地抽搐著……。

文革中的農村婦女們

在對四類分子的批鬥會後,梁書香在生產隊中越來越孤立,生產隊裡的婦女勞動力本來不多,梁書香的姊姊和兩個年齡大一點的姑娘出嫁後,生產隊裡只剩下梁書香和幾個十六七歲沒唸過幾天書的小姑娘,平常相處得還可以,一到評工分時她們就拉下臉,壓低梁書香的工分(工分就是對每個農民在這段時間內農地生產量的評審成績,由於對比收入以及政治評級,每次評工分皆容易發生農民之間的衝突)。上級的宣傳告訴她們:「一切的階級敵人都善於偽裝,別看表面老實,越老實的敵人來越反動。」這讓那些沒有文化沒見過世面的小姑娘長了見識,原來敵人就在身邊。此外,批鬥會的熱鬧令她們十分開心,一開心興致就空前高漲,巴不得能天天開批鬥會,她們好在會上為所欲為地大呼小叫。這些小姑娘從生下來還沒有過像這樣子地露臉,她們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都貧乏可憐,現在有了展示自己的機會,還得感謝文化大革命(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現象,文化大革命讓許多中國底層以及解放以後受到壓抑的人民突然有了表達和宣洩的機會,縱然是以批鬥的方式進行-筆者按)。由於這些小姑娘晚間在批鬥會上表現熱情,大肆批鬥梁書香父親,到了白天一起幹活時,彼此都感到不自然,於是她們為了表示革命,索性不和梁書香說話,徹底劃清界線。當時梁書香21歲,每天扛著鐵鍬去田地參加集體勞動,事實上她在生產隊中完全地孤立了起來。

說到農村裡的姑娘的生活單調情形,梁書香提到一個叫桃紅的女孩,做了條毛藍色褲子,捨不得穿,有一天,幾個姑娘一起搗糞,一個姑娘說活著真沒意思,一輩子待在這山溝子裡,天天就是吃飯、幹活、睡覺,一點奔頭也沒有(奔頭-是說前途、方向,台灣方面可以說搞頭)。在一邊搗糞的桃紅就說:「你沒有奔頭,俺有,俺的毛藍色褲子還沒有穿呢!」這光景,若是以今天一個華人在西方的女兒聽來,簡直難以想像,也難以忍受,當年的農村女孩子們經常得搗糞,不管是人糞、獸糞、稀糞、乾糞,全搗在一塊兒,之前要挑糞,然後還要澆糞,惟一的生活變化是盼望著有一天能穿上她僅有的一條毛藍褲子!

一天,生產隊長老丁派梁書香去果樹隊幹活,果樹隊裡沒有四類分子,上面也沒有派軍宣隊、貧宣隊進駐,所以不像梁書香的生產隊時刻處在階級鬥爭的氣氛裡。梁書香為大家唱了一首歌:

金燦燦的太陽紅彤彤的旗

紅彤彤的旗呀

毛主席的話兒咱記心裡

……

唱得實在好,大家鼓掌,要再唱一個,梁書香唱了《社員愛讀老三篇》(老三篇是指毛澤東在抗日戰爭期間發表的三篇文章,《為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愚公移山》,闡述中國共產黨「為人民服務」、「毫不利己,專門利人」、「艱苦奮鬥」的精神),又獲得了掌聲,對突如其來的肯定,梁書香不敢置信。結果,過了一個星期就不准去了,因為被生產隊裡的支左軍代表發現了這個現象,居然安排四類分子子女去果樹隊,還唱歌,批評隊長老丁犯了階級路線錯誤,於是就立刻停止了。不久,軍代表走了,果樹隊又催梁書香回去,然而這一次梁書香的母親不同意了,說四類分子「也是人,不能呼來叫去」。但是當時果樹隊是梁書香生活中惟一的亮點,梁書香還是堅持去了,其實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果樹隊,梁書香遇見了她未來的丈夫,高中畢業回鄉生產的老三屆(老三屆是指1966、1967、和1968年高中、初中的三屆畢業生,文革起,多數無法升學,上山下鄉)的余福江。

到果樹隊一個多月後評工分,婦女們一般比男勞動力更計較工分,把工分看得像命,儘管一個工作天值不了多少錢,可是在生產隊評工分時,每次都有人吵架,婦女們常常為了零點五分工的差別大吵,有時大打出手。果樹隊中只有一個人不緊張,就是梁書香,她想無論如何,她一定是最低的。沒想到,那天爆冷門,梁書香評第一。主要原因是梁書香幹活雖然並不快,但是仔細認真,絕不馬虎,像對待自己家的活一樣。結果,梁書香看那些坐在炕上的婦女們誰也不吭氣,梁書香衡量處境,站起來,申明自己不夠格,自行放棄「標兵」。雖然果樹隊隊長老白等仍然堅持梁書香第一,但是過了三天,貧農出身的婦女郭雲紅批評隊長「階級路線不清,和四類分子子弟站到一個立場,是長敵人志氣,滅貧下中農威風」。這樣,梁書香的這個「標兵」事件就過去了,沒有人再提起。(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1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