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

郝柏村回憶錄的記載──也談張憲義事件(五之一) ☆來源:中時新聞網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中時新聞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3/29

文 | 龍城飛,原名楊雨亭,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前言 :在討論張憲義事件中,不能不談到郝柏村(1919-2020)的角色,當時郝柏村是參謀總長兼中山科學院院長(1981-1989)。1981前,張憲義、賀立維等都已在美國完成博士學位回到中科院服務,中科院之前的歷史(1967-1980)郝柏村並沒有參與。由於郝柏村以參謀總長四星上將的身份兼中科院院長,其目的自然非同小可,按其回憶錄中即說中科院成立時的主要任務之一即是發展核子武器。郝柏村參謀總長任內末期,蔣經國過世(1988/1/13),不久即發現張憲義已由美國中央情報局安排(1988/1/9)攜家逃往美國,立刻而來的是美國在台協會處長丁大衛銜美國總統雷根之命來台(1988/1/20),要求郝柏村同意立即拆毀中科院核能研究所相關設施,郝柏村在回憶錄中說他原則同意丁大衛的意見,筆者持保留看法,因為郝柏村的性情剛烈執拗,怎麼可能會毫無激烈的衝突反應?因此這本在2000年出版的回憶錄,原稿經過了一定程度的增刪修繕是可能的。我們要注意到,依張憲義回憶錄,李登輝當時已經和美國通上了話,得到了美國的支持,而此時郝柏村並不知道他是「敵明我暗」,丁大衛來者不善,美方和李登輝聯合起來,佈了一個圈套,等郝柏村過來看他如何交代美方的「指令」。當天下午,郝柏村見李登輝總統,同意美方的要求。由張憲義攜家逃往美國,蔣經國過世,丁大衛來,李登輝同意拆毀中科院核研所設施,全程前後只有12天的時間,美政府與中央情報局的縝密安排,令人矚目。且尚在國家元首發喪期間,國民黨及政府一切處於不安與混亂中,美方咄咄逼人,對中華民國新政府之要求視為囊中取物。這件事透露出奇怪的氣氛,為何中央情報局能夠在蔣經國過世前緊急安排張憲義離境到美國政府做證?由張憲義回憶錄中說明,美方的目的之一是壓抑郝柏村的氣焰,抬高李登輝的地位。雖然如此,仍令人無法了解中央情報局何以預卜蔣經國即將過世?1988年1月9日張憲義逃美當天,郝柏村尚赴大直七海見蔣經國,交代若干事項。筆者分析,在於如果在蔣經國過世以後,張憲義潛逃美國,接任總統的李登輝對此事不好處理,會衝擊到李登輝的聲望。李登輝自他赴康乃爾讀博士期間,和美國已建立「良好關係」,應無疑義。美方對李登輝的扶持方式,由張憲義事件觀之,明顯不是一兩天的事。本文由郝柏村回憶錄中關於中科院與核能研究所的紀錄,看出郝柏村對於中科院的軍事科技與先進武器的發展極為重視。郝柏村擔任八年總長,紀錄繁多,本文在每一條相關日記記載後,筆者做出自己的意見。由於文長,分為多篇批載。


 202115f01.png

令人懷念的時代與懷念的人物。他們和許許多多的人們努力以赴,在台灣這個島上撐起了一個偉大的國家-多難興邦的中華民國。讓我們繼續團結愛護支持中華民國,決不放棄。圖右為蔣經國,左為郝柏村。(作者提供)

以下資料依摘自郝柏村的《八年參謀總長日記》(天下遠見出版,2000年)。

1981年大事記

1981年12月1日,郝柏村晉升參謀總長,掛上四星上將。次年11月兼任中山科學院院長。(郝柏村可以說是中華民國遷台以後最有權力的一位官員,也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權相」。蔣經國執政末期,國家、社會面臨非常多的問題,台灣能夠維持秩序地走過來,郝柏村的安定影響非常重要-筆者按)

1982年大事記

3月1日,美國對我核能和平用途的研究橫加無理與不公平的限制,因而考慮新核能電廠向法國採購,美國以不供我鈾燃料脅我接受不平等的約束,亦可謂國恥也。(此事台灣社會一般不知,美國賣核能電廠,又賣零件、鈾燃料,長期費用浩大,而且動輒要脅,形同禁臠-筆者按)

美企圖聯中共以制俄,真是愚昧已極。(郝柏村對於反共有過去老國民黨員的教條味道,後來證明美國1980年代開始培養中共學習現代化,是養虎貽患,造成今日嚴重之美中衝突。此事類似抗日戰爭時,國民黨付費給八路軍抗日以及讓中共在延安發展,後來反噬,國民黨潰敗,退守台灣-筆者按)

3月3日,今日上午接見我駐法代表龔政定,如我能就核能電廠與法國達成交易,將來法國進一步可能以高性能戰機或引擎售與我國,不失為從另一途徑尋求精密武器。

完全靠美國是危險的,放棄美國是不行的。

6月27日,美在台協會送往華府1983年的台灣的矛盾分析與評估報告,批評軍官年齡太大,缺乏主動積極工作精神,社會犯罪升值,黨外政治勢力18%。可見美現仍視我為其附庸,大行其考核之權,內心甚為憤慨。(郝柏村對於美國的心理和態度相當強硬,美國人非常清楚,故多次邀請郝柏村訪問美國,一方面就近觀察,不靠資料了解郝柏村,一方面建立交情,預防未來台灣政局的變化,另一方面,郝柏村堅決反共,這對美國軍方以及中央情報局來說非常重要-筆者按)

8月24日,關於中科院院長人選,總統覺得孔令晟魄力不夠,但總統指示,原則上不在中科院現有人員當中產生。

8月26日,黃孝宗博士來談,中科院院長由他擔任的可能性。(黃孝宗,1920~),麻省理工學院機械工程博士,航天科學家和火箭專家-筆者按)

9月16日,反共科學家徐家鸞教授建議開展受控核聚變研究工作。氫原子的融合可發展為武器,而在受控狀態下則為無限能源。(即氫彈原理-筆者按)

10月19日,上午單獨訪問中科院核能研究所錢積彭所長,我的印象我國政策現在不發展核子武器,但我們有能力製造核子武器。下午見總統,報告由余兼任中科院院長,黃博士以中科院總顧問代行院長職務。(因黃孝宗不願放棄美公民權,無法正式擔任中山科學院院長-筆者按)

11月10日,中科院唐前院長來談,一、中科院與以色列的合作至為重要。二、雷射分離泛燃料,為今後研發核武器的便捷科技。三、與南非核能合作,據楊西崑大使談南非願意,而我外交部有顧慮。(這些事皆必須美國同意-筆者按)

11月17日,上午以兼院長身分到中科院接待立法院預算委員會,首次見到康寧祥,而資深委員們平均年齡快八十歲,老態畢露。我向立法委員們坦誠說明,我兼院長及黃代院長的責任和抱負,而我及黃代院長皆不到立法院備詢,而由劉副院長代表。

12月3日,見總統報告,南非核能合作可做,但不必太急,余可訪斐。(台灣與南非、以色列、法國的合作,多是對美國的一種作態-筆者按)

12月15日,視察中科院,為了解人員待遇座談。(據賀立維說,中科院研究人員的薪資當時已是民間學界兩倍,也就是說,如果當時一位助理教授有四萬元月薪,中科院博士級研究員可以拿到八萬元,當然和工商業界仍有距離;中科院為軍職編制,不易招募高級科技人才,且大多數研究人員難以晉升所長、少將、副院長,因此中科院人員如何產生研發動機與熱忱,一直是一個問題。郝柏村鼓勵大家為國家犧牲奮鬥,要有革命精神,可能效果不彰-筆者按)

1983年大事記

3月2日,中科院第一所(即核能研究所-筆者按)人才很多,但現無工作目標,錢所長為學者,但管理領導能力較弱,黃代院長擬統籌運用一所人才,特告知錢所長支持黃代院長的要求。中斐南非核能合作,斐方對我人才支援盼望甚殷,楊大使亦熱心推動,余訪斐前特先派錢所長前往初步協商。(核能研究所無工作目標,此事極為嚴重。分兩方面來說,一方面,中科院缺乏核子武器發展領導人,核研所自行摸索,曠日費時;二方面,政府政策不定,且受美方嚴密注意,難有確定工作目標。-筆者按)

5月18日,核能所錢所長來談:一、南非合作以化學方法及雷射方法生產濃縮鈾,3%即可用於發電,南非同意。二、中科院研究以化學方法研製濃縮鈾,已獲初步突破,濃度已做到0.75%。三、對FMP太空核子爆炸產生電磁波對電子裝備系統的影響。四、南非能源公司即將派人來談合作。五、研製小型核子反應器(即核子反應爐)為該所今後研究的主導計畫。(研製小型核子反應爐,方向正確,進口鈾礦,自己即可產生濃縮鈾,不受美方節制,然最後並未做出,因後來為中央情報局銷毀之核能研究所核子反應爐,只有一個,為原來所進口。而且重要工作計畫,不久即為中科院內部中情局線民轉知中情局駐台人員,完全無保密意義-筆者按)

5月27日,上午召見核能研究所丁幹、李瑞成、童永黔、蘇昌信諸博士,他們對於以化學方法提煉濃縮鈾完成初步的技術突破,已完成0.75%的濃度,有信心在三至五年內達到3%的濃度,則今後核能發電燃料可以自給,不必再受制於美國。下午在榮總六病房見總統,報告一所與南非以化學方法合作提煉濃縮鈾合作可能性。(此事甚好,然三至五年內達到3%的濃度之目標,達成沒有?頗有疑問,核四燃料棒尚需移回美國,非自製-筆者按)

6月11日,昨日下午見總統,報告李潔明(AIT台北處長-筆者按)會談要點,並請示與南非核能合作事宜,以雷射法提煉濃縮鈾及小型核子反應器研究。總統指示應審慎研究,並先與孫(運璿-筆者按)院長商談再決定。

6月14日,上午見孫院長,報告軍售案及南非核能研究案,院長同意與南非進行核能合作。(可見郝柏村受職權限制,無法單獨做出決定。台灣與南非合作有無結果,需進一步了解-筆者按)

7月1日,中科院留學美國研究員被美CIA吸收做內線,回國後主動向政府報告。(此人中科院內部資深人員應皆知,實際情形需進一步了解。然郝柏村並沒有指示有關處置與保密事宜,殊為奇怪。這使筆者懷疑中科院核能研究所的研發工作是務虛而非務實,主要功能在於對外宣示「我在發展核武」。中科院被美國中央情報局滲透,少數研究人員與主管成為美國線民,不能過於認真研發,否則接觸到美國認知之核武「紅線」,而又需經常偷竊機密文件,心理壓力極大,無形中影響整體士氣;依賀立維著作中說張憲義被擢級躍升副所長,所內人心不平,事後證明張憲義為中央情報局吸收人員,拔擢張憲義的幕後主管為何人,多年來未見中科院政戰保防部門調查公布。張憲義事件後,凡之前之後中科院或軍方留學美國研究人員曾經被美CIA接觸,欲吸收內線,非常普遍,影響所及,人人自危,只有及早退。此亦可見美中央情報局人員「饑不擇食」,以為自己長期所用,如拉保險。依賀立維著作中形容,有半強迫情形,有美人計情形(honey trap),十分不好應對。-筆者按)(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1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