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茶室

軒轅茶室

我和四行倉庫15年的情緣 ☆來源:愛我中華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愛我中華。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8/10/26 

202038a01.png

2017年10月29日凌晨,我在睡夢中突然醒來。昨天在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參加“紀念四行倉庫保衛戰80週年暨八百壯士後裔聯誼活動”的情景歷歷在目,八百壯士的後裔們和靜安區文化局張眾副局長和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馬幼炯館長對我的讚譽之詞聲猶在耳,我和四行倉庫15年的情緣湧現腦海,和四行的情義終難忘懷!

202038a02.png

我和四行倉庫的結緣源自2002年12月3-5日在光復路117號四行倉庫活動室舉辦的《勿忘歷史強我中華—“南京屠城忌日”六十五週年紀念畫展》, (詳細資料http://www.china918.net/news/read?id=12652 )。畫展結束後,我思緒萬千,2002年12月8日在918網發表了《“四行倉庫”隨想——我們應該做些什麼?》並在918網上設立了《918網專題:還我“四行”!http://www.china918.org/cd/ag/sx/ 》:

202038a03.png

我們918網承辦的《勿忘歷史強我中華—“南京屠城忌日”六十五週年書畫展》上海地區展得到了上海四行倉庫的大力支持——在該抗日紀念地作展出,在四行倉庫布展到結束共四天,體會到了“四行人”那份對“四行倉庫”的深厚情感。
當我看到那兩尊由四行倉庫為主自行籌資塑立的謝晉元將軍的銅像;據說是今年8·13落成——以前在四行倉庫是沒有的;看到在七樓由四行倉庫自行投資加層而建的僅60~70平方米的《"八百壯士英勇抗戰事蹟"陳列室》;看到陳列室里為數不多的圖片和實物;聽到“謝晉元將軍不屬於革命烈士”的說法;聽到有關人員對四行倉庫為保留這一抗戰紀念地而做的努力……

心裡不禁有些酸楚,眼眶不由得濕潤……

“四行倉庫保衛戰”在本版有關歷史資料的連接內容中可以完全了解到了,它將當年日寇叫器的“三個月滅亡中國”的狂言以迎頭痛擊——三個多月後“四行倉庫”還在中國人的手中!這難道不是中華民族英勇抗爭精神的體現嗎?可以說,在整個抗戰歷史上,沒有一座建築物能有“四行倉庫”這樣具有珍貴的歷史價值和紀念意義。

我們以往談到抗戰歷史,大都提的是侵華日軍的暴行,是恥辱和不幸。而中華民族在那個時期的抗爭談的很少(以前在學校讀書時只知道“平型關大捷”)。當然,關於敵後武工隊、游擊隊的電影看了也不少,關於正面戰場的內容知之甚少,抗戰的英雄們了解也不多(楊靖宇、趙一曼……),自從三年前建網站以後逐漸了解了一些真實的抗戰歷史。

如今,中國人民早已站起來了,中國已經強大起來,但是我們不能淡忘歷史。我們不能忘記曾經的傷痛,不能因為無知而泯滅了民族的自尊。而歷史必須應該是全面而完整的,不知歷史,何以為鑑?

近來,日本正在大興土木擴建“靖國神社”,把汪精衛、傅儀的像片放大張掛,而我們如何來對待革命遺址的保護和建設呢?!

江澤民主席在黨的十六大報告中提出“堅持弘揚和培育民族精神”,其中的“培育”兩個字是第一次提出的,用什麼來“培育民族精神”呢?“以史育人”應該是一個重要的方面。

抗戰紀念地是無數革命先輩用鮮血和生命給我們留下的永久的歷史紀念,是珍貴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我們能漠然置之嗎?我們是不是應該做些什麼?!

保護、利用好這個上海市中心唯一的抗戰遺址,不僅僅是四行倉庫一家的事,每一個中國人都應當來關注她!

總編提示

1、謝晉元將軍塑像是02年8.13紀念日才由四行倉庫員工為主捐款而立;

2、新建的"八百壯士英勇抗戰事蹟"陳列室也是四行倉庫自行籌資建立的;

3 、“據說”謝晉元將軍不是“革命烈士”——因為“他不是犧牲在戰場上而是死於日姦之手”!?... ...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默默的下了決心——應該做些什麼?

在2002年舉辦畫展時結識了和我有著同樣情感的四行倉庫的呂傳良書記,我們經過策劃於2003年12月23日在“上海四行倉庫”舉行了“四行倉庫抗戰文化座談會”,出席人員有:

民革上海市委聯絡部-馬明德;上海黃埔軍校同學會-徐國華、戴鴻發、閘北區統戰部-傅小慧、閘北區文化局、北站街道黨工委、上海電視台-葉豪、上海經濟報-張冠誠、馮明亮、上海商業雜誌-陸志豐、上海科技報-周桂龍、新民周刊-楊繼楨、戴藩籬、王選、謝濟民等、上海師範大學教授蘇智良、美國華人華僑團體代表-邵子平、呂建琳、中國918愛國網總編吳祖康、河岸公司-許國良、陳耀明、呂傳良。

202038a04.png

2004年初我們在918網顧問的支持下購買了六百萬像素的數碼相機為上海四行倉庫拍攝整理了“八百壯士英勇抗戰事蹟陳列室”所陳列歷史照片的備份資料,因為裡面陳列的很多歷史照片目前已經是“獨本”,如果不及時拍攝留檔那這些歷史資料將“流失”。為了讓網友們了解這一段振奮中華民族的抗戰歷史,特製作發布了網絡版:http://www.china918.org/cd/ag/cls/0/index.htm 。

 202038a05.png

2004年4月24日,是著名抗日英雄謝晉元將軍為國殉職的紀念日。我們918網聯合上海市黃埔軍校同學會、四行崙庫等單位,在當年謝將軍率八百勇士浴血奮戰的戰場----〈四行倉庫〉四樓會議廳,聯合召開“緬懷抗日英烈謝晉元將軍暨〈八百壯士〉座談會”。親歷抗日戰火的黃埔老兵,黃埔軍校同學會副會長黃崇武先生、四行倉庫黨政領導、謝將軍之子謝繼民及多位抗日英烈的後裔以及聞訊趕來的報刊記者和中華抗日同盟網、51網、中國918愛國網網友等各界人士50多人參加,座談會播放了〈淞滬抗戰〉紀錄片,與會者以“追憶歷史,緬懷英烈,繼往開來,強我中華”的情懷爭相發言,我和好幾個發言者在講話的時候都熱淚盈眶。會後,與會者參觀了〈八百壯士事蹟陳列室〉向謝將軍銅像獻花並宣誓。http://www.china918.org/cd/ag/sh813/800/

202038a06.png

在那次會議上我提出了《援助抗戰老兵行動的倡議》並建立了專輯:http://www.china918.org/cd/laobing/ ,經過十幾年的社會各方人士的努力,援助抗戰老兵已經成為社會的共識了,原來無人關注的抗戰老兵得到了援助。

202038a07.png

2005年3月,我得到了台灣拍攝的故事片《八百壯士》的DVD,並在網上公開發布http://www.china918.org/news/read?id=9914 ,但是還有人告誡我,這個片子只能自己看,千萬不要公開發表!

202038a08.png

2005年是抗戰勝利60週年,3月份日本政府跳出來企圖加入聯合國常務理事國,在“世界抗日戰爭史實維護會”的提議下,我們918網主持協調了中國大陸地區的《反對日本加入聯合國常務理事國(反日入常)》網絡簽名協調工作,在當年聯合國大會召開前夕,由“世界抗日戰爭史實維護會”將在全球徵集的4200萬簽名的數據資料送交給聯合國秘書長。(專題:http://www.china918.org/cd/05qm/ )

202038a09.png

同時,尋找被遺忘的抗戰老兵活動也在各地開展起來。在重慶媒體的努力下,我們找到了當時唯一倖存的八百壯士楊養正老人,我們和上海淞滬抗戰紀念館的沈建中副館長去重慶看望楊養正老人,經過核實證實是當時發現在世唯一的一位八百壯士。

一位“四行孤軍、八百壯士”的抗日英雄;一段被塵封了六十年的記憶。八百壯士浩氣長存!四行精神是中華民族精神的象徵!當時我們呼籲:希望能夠給予楊老“革命傷殘軍人”的待遇!因為那份感動和感恩,為了實現老人60年的心願,讓我們共同努力——這是中華兒女的良心和責任,並建立了《918網專輯:八百壯士楊養正》http://www.china918 .org/cd/60/800/ ,幫他實現60年的心願——回上海看看當年他們浴血戰鬥過的遺址、祭奠他們的老團長謝晉元!

 202038a10.png

遺憾的是,在我們離開重慶後,上海閘北區的有關部門在去看望楊養正老人的時候一口回絕了他要到上海的請求。我在第二次和上海《東方早報》記者簡光洲去看望他的時候,老人唉聲嘆氣,說:不讓我去啊!而當我們告訴他我們一定會幫助他回到上海的時候,老人居然一改往日一步不能離開他的黑黑小臥室的情況,親自送我們到他的家門口。當年,中央電視台和鳳凰網都採訪了楊老,在重慶乃至全國都引起了極大的反響,老人的就醫和居住條件在重慶政府和當地駐軍醫院的關注下得到了改善。遺憾的是老人當年在淞滬戰役中一個眼睛受傷致盲,另外一隻眼睛也幾乎失明,而經過重慶和上海的專科醫院診斷,因為時間長沒有及時治療,就是做了白內障手術也無法復明了!

在《東方早報》的努力下落實了楊養正老人到上海的計劃,《東方早報》全體動員準備接待,記得在事先的準備工作動員會上,我什麼也沒有說,就拿出相關的視頻資料讓十幾位記者和工作人員去放映室看,一個多小時後等他們回到會議室,個個含淚對我說,我們知道怎麼做了!

2005年7月5日,當年參加上海四行倉庫保衛戰的最後一位健在者,91歲的楊養正老先生回到自己打擊日寇的戰場——四行倉庫。遺憾的是我得到通知,不能參加這次活動不能在活動上露面,被安排馬上離開上海,可能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因為我們網站協調了《反對日本加入聯合國常務理事國(反日入常)》網絡簽名活動,由於不可控的因素引起了社會的“不穩定”,而對我的一種“打壓”吧?我只能在7月5日晚上和王選老師一起到華東大酒店看望楊老和趙婆婆,並向他告別。(專輯:抗戰老兵圓夢之旅http://www.china918.net/news?id=294)

202038a11.png

年初開展的反日入常簽名活動讓918網提出的“援助抗戰老兵行動”得到了全社會的關注,推動了援助抗戰老兵行動,鳳凰網和中央電視台播出的楊養正專題片更是把尋找八百壯士及抗戰老兵行動注入了力量!在楊養正老人回上海活動的推動下,我們又陸續尋找到了倖存在世的八百壯士王文川(北京)、郭興發(上海)、周福其(湖北通城)。2005年8月13日,2位曾參加過“八·一三”四行倉庫阻擊戰的“八百壯士”老兵——來自湖北通城的周福其和上海寶山的郭興發重訪位於蘇州河畔的四行倉庫。兩人在謝晉元銅像前長跪不起,淚流滿面。上午8時30分許,90高齡的周福其和89歲的郭興發終於會面,兩人緊緊握手,激動之情難以言表。周福其老人說,抗戰勝利60週年之際,再次來到四行倉庫,了卻了一生的心願。他希望好好保護四行倉庫,讓年輕一代不忘歷史,珍惜和平。周福其老人一走進陳列室,就跪在謝晉元銅像前,老淚縱橫:團長啊,我來看你了……(專輯:紀念“八·一三淞滬戰役”六十八週年http ://www.china918.org/cd/ag/sh813/ )

2007年的7月7日,居住在北京的八百壯士王文川老人參加了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舉行的活動,當年的7月,他在女兒王秀英陪同下來到上海參加了紀念活動。

202038a12.png

這些年來,我多次陪同海外愛國華人華僑到“八百壯士英勇抗戰事蹟陳列室”參觀並和四行倉庫負責人提出恢復四行倉庫作為抗戰紀念地的建議。美國的華人華僑社團在韓正書記訪問美國的時候還向他遞交了關於保護四行倉庫的請求函。當時我們的想法是將整個四行倉庫由民間組織託管,自行籌集資金改建為抗戰紀念館並負責運營。為了推動此項工作,2007年2月在四行倉庫內部調整之際,美國僑領邵子平先生曾經與四行倉庫簽訂租用合同,後來在“有關部門”的干預下,四行倉庫方面終止了合同,而當時已經開始了辦公室的改建工程。

202038a13.png

我們美好的願望終於在2015年抗戰勝利70週年的時候得到了部分落實,建立了由政府運營的在光復路21號佔地三層面積的“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

 202038a14.png

2015年4月12日我和呂傳良先生一起受聘擔任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文史資料徵集顧問,協助靜安區文化局張眾副局長和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馬幼炯館長做了一些工作,他們整個籌建班子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完成了原來不可能辦到的事情。終於在2015年的8月13日,淞滬會戰78週年紀念日之際,上海唯一的戰爭遺址類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落成開館。紀念廣場上,剛剛修復完成的西牆,保留呈現了1937年四行倉庫保衛戰中日軍砲擊形成的主要砲彈孔和430餘個槍眼彈點。上午10時15分,《義勇軍進行曲》響徹廣場,隨後,全場肅立緬懷英勇犧牲的抗戰先烈。中學生代表深情唱起《歌八百壯士》。韓正和率軍保衛四行倉庫的謝晉元將軍之子謝繼民、“八百壯士”之一胡夢生的遺孀尚鳳英以及青少年代表,共同為紀念館揭牌。

目前的紀念館離開我們的要求還有很大的差距,我們的目標是:將四行倉庫列入聯合國的“世界文化遺產目錄”,促進各國和各國人民之間的合作,為合理保護和恢復全人類共同的遺產作出積極的貢獻!正如張眾副局長昨天在活動上講的那樣:四行倉庫不僅僅是他們的,也是八百壯士後裔的,更是我們民族的,我們還應該共同努力!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