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聲玉鐸

普世價值:唯一正確抑或美麗牌匾? ☆來源:多維TW

♦ 本篇文章轉載自 多維TW 2019年048期。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11/28

201948d01.png

近年港台社會爆發的社會運動中,會不斷聽到「普世價值」這幾個字,尤其港台年輕人以追求「普世價值」為口號,在死刑存廢、同性婚姻等社會議題中,都可以聽到追求民主、自由、人權而戰的年輕人宣揚這些議題如何選擇才是符合「普世價值」;而在這個過程中,擁護普世價值的人彷彿成為一個陣營,與之對立的則被打入迂腐的、專制的、不夠進步的。本刊專訪《新國際》(New International)創辦人、國際知識集體(INTERCOLL)亞洲召集人林深靖,分析普世價值在台灣形成的脈絡及其包裹的概念。

來自西方語境

普世價值作為一種精神追求,多半指自由、民主、公平、公正、對人的基本權利的尊重等,被認為是人類文明發展進步的標誌,因此應該被「普世」推廣。

林深靖指出,普世價值來自西方語境,意指進步價值的全球化,一種符合全面性的態度。但現實上,比起正義、人權,西方強權更注重於市場全球化,追求自由市場、自由貿易、自由競爭,也就是「新自由主義」的全球化,最後,世界變成資本的積累與擴張。

19世紀時,西方社會從農業文明轉向工業文明,配合這個過程,設計出的民主制度。但是,這個制度是為了維護那些權力者、資本家而設計的,最適合工業文明,認為私有財產是神聖的、市場自由是神聖的代議民主制,而能參與民主遊戲的是擁有權力的人、擁有金錢的人,成為寡頭壟斷的局面。在美國國會議員中,資產上億的富豪並不少見,而台灣立法委員、縣市議員等民代,也常被譏為「利委」、「億元」。

太陽花鑄就「美麗牌匾」

法國哲學家巴迪歐(Alain Badiou)說:「如果社會要更貼近現實,要練習把美麗的牌匾拆除掉,如實認識世界的樣貌。」林深靖認為,這很適合用來解釋普世價值一詞在港台社會的情況。

從2014年「太陽花學運」開始,它影響了香港「雨傘運動」再到現在的「反修例」。細究「太陽花」的起因,在發生之前,其實年輕人已經傳誦一些青年導師的言論,最終帶動了行動的思潮。

林深靖指出,例如中研院的吳介民和吳叡人等幾位學者,在學運發生之前,便已提出「在中國人權狀況尚未徹底改善,政治體制尚未民主化之前,雙方不應進行任何具有政治意涵的協商」的《自由人宣言》。這些論述認為,人權是普世價值,而中共沒有自由人權,因此台灣不能簽服貿契約。在《自由人宣言》里,一再出現的都是美麗的詞語,像是人權、自由、民主等,但美麗的詞句不必然是真理。

林深靖分析,對港台年輕人來說,對「普世價值」的態度,最大問題就是思想的簡化,使人不願意去面對真實的問題、真實的社會,只剩下民主、自由的口號,卻不去解決生存的問題、溫飽的問題。如果只陷在美麗的語詞裏,而拒絕用比較深刻的想法去面對真實社會,最後會導致思維的全面淺薄化,以為喊幾個口號,就能讓全世界聽從。如此態度,根本不可能解決問題。

沒有進步政治  何來進步概念

除了普世價值外,台灣年輕人也喜歡使用「進步概念」的提法,並藉此聲援香港反修例運動。但從香港問題,恰能看出台灣政府的偽善:平常總是大力聲援,一旦人家要實際幫助時,又變成「理由伯」。

這是因為台灣把自由收窄為自由資本主義、把民主理解為選舉、把公平公正極化為多數暴力或無政府主義,把作為一種精神追求的「進步價值」偷梁換柱成這個世界必須有一套可以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世制度」。事實上並非如此。

林深靖解釋,要談進步概念,就不能不談民主政治,而談民主政治,就不能跟政府形式分開討論,不能刻意忽略政體是「共和」還是「專制」,然後把所有東西都混在一起講。

德國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談國家統治跟政府形式時,曾提出區別:國家統治形式包括從一人獨治、貴族統治、民主政治等三種政體。但林深靖批評,如今所謂民主政體其實也只是形成一批新的貴族、形成新的獨裁者而已。事實上,許多非洲或拉丁美洲國家,用選票選出來的統治者,號稱總統制憲政,其實是專制獨裁。而美國國會議員、台灣立法委員往往也變成新型態的貴族:老爸老媽當官、兒女接著當官,讓子女承續父母親的政治資源。

異於西方的中國天下觀

其實看到中國的系統,也有普世的觀念。林深靖表示,一言以蔽之,就是「天下」。如《禮記·大學》有所謂「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儒家的天下觀是有某種使命感,以天下為己任。

林深靖這幾年在中國大陸走動,發現大陸的「國學復興」不僅止於知識界,連中共政治圈都非常重視如何從傳統資源中找到面對當代問題的知識能量。相反地,台灣因為「去中國化」,把傳統的資源完全棄之敝屣。林深靖相信,中國能夠傳續幾千年,一定有其智慧存在,因為如今世上並沒有一個文明像中國延續這麼久,而這些智慧,當然就保存在傳統典籍裏。

台灣長期處在在西方語境下,已不重視中國傳統價值中的知識分子天下觀,思維變得單一,「好像不談自由、不談民主、不談人權,就什麼事情就不能說了。」林深靖更指出,其實台灣最崇尚的美國,去年才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之前還拒絕簽署《巴黎氣候協議》(Paris Agreement)。人權理事會這麼重要,全球氣候危機這麼嚴重,如果台灣以民主、自由的標準,怎麼看待美國悍然退出人權理事會、拒簽氣候協議?林深靖認為,作為強權大國,這非常不負責任。

解決問題  須靠理性思

若只知不斷複述普世價值,腦袋就只剩下文明不文明、菁英跟草包的分別;而且這種價值還是自己認定的,將原本「普世」的精神追求,標籤化為某些特定意涵和制度設計,認為「非我族類,即是野蠻落後」。林深靖表示,今天好像只要講出「普世」,就變成自己站在地球最高的頂點一般,但其實每一個文化都有自己生成的因素,沒有哪一個文化是最高的,又有哪一個是草包的?如今台灣社會被普遍認為越來越撕裂,就是因為一群新的貴族,使用自認為菁英的語言,去欺壓小老百姓,讓社會產生貴族跟平民的鴻溝,再用美麗的語言來掩蓋這條鴻溝。

如果不去正視這條鴻溝,而只是不斷喊民主、自由的口號,也就跟去廟裏拜拜沒有差別。當普世價值只是拿來膜拜,人就會失去理性分析跟思考的能力。不只是普世價值,包括台灣認同、本土認同等說法,一旦變成信仰,在不斷複述的語詞之下,只會使靈魂越來越空洞。

其實,要解決因為「普世價值」造成的對立和僵局,真正重要的是人的理性。理性也就是「先天道德」,人之所以異於禽獸,就是因為理性,理性才是人性中最重要的部分。在笛卡兒(Rene Descartes)的方法論中,很重要的便是懷疑論,所謂「我思故我在」,很簡單卻很深刻: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能思考、能推論,有自己的價值觀,敢於懷疑。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