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論壇

蔡英文為什麼輸這麼慘?(上) ☆作者:姚堯

♦ 本篇文章轉載自姚堯。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8/11/25

 

2016年初,國民黨在臺灣大選中慘敗,當時姚堯寫了篇文章,叫《馬英九為什麼輸這麼慘?》,文中將馬英九比作崇禎。緊接著姚堯又發表《蔡英文難逃“李自成窘境”》一文,文中寫道:

201849d01.png

又在這篇文章的末尾寫道:

201849d02.png

今年6月13日,姚堯在《G7、特金會與收復臺灣》一文的末尾寫道:

201849d03.png 而今,民進黨在縣市長選舉中遭遇空前慘敗,蔡英文也被迫辭去黨主席,完全印證了我們一貫以來的預測。大戰略的問題,過去已經剖析得很清楚了,民進黨和蔡英文的慘敗是必然的。今天,我們只是從執行的角度,回顧蔡英文為什麼會輸得特別慘? 

首先,我們有必要瞭解,雖然國民黨和民進黨都出息有限、難成大器,但這兩個政黨在基因上是完全不同的。國民黨的特點在於內鬥內行,外鬥外行,輸得都已經脫褲子了,關起門來還是要排資論輩。在國民黨內,戰將都是沒有什麼好結果的。你勢頭旺的時候,所有人都會撲上來逢迎拍馬,想要跟你套近乎、蹭熱度。可一旦你遭遇挫折了,所有人都會敬而遠之,與你劃清界限,甚至落井下石,踩著你的頭顱而以清高自詡,可謂集官僚文化糟粕之大成。民進黨則不然,他們在處困境時戰力十足,只要能夠殺出血路,他們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也可以放下恩怨一致對外。可一旦打下了江山,就會不顧廉恥地搶佔地盤,吃相極其難看,可謂集土匪文化糟粕之大成。2016年獲得全面執政權後,民進黨人就開始肆無忌憚地爭權奪位,先是最頂層的當權者把最好的權位攬到自己兜裡,接著又去拼命搜尋那些次一等的、再次一等的肥差,用來安排自己的小弟。在這個安排小弟的過程中,民進黨看上了臺北農產運銷公司(簡稱“北農”)總經理的位置,並且如願以償地拿了下來。可以說,這是民進黨執政以來幹得最蠢的一件事,因為原來的北農總經理正是當時已經淡出政壇十六年、現在正如日中天的高雄新當選市長韓國瑜。若不是被民進黨搞到失業,韓國瑜現在應該還在北農賣菜。民進黨為了一個芝麻綠豆大的小官,丟掉了整片江山,這應該是最令他們追悔莫及的。可話又說回來,斯人也,有斯疾也,有這種缺乏出息的政黨,就會有這種缺乏出息的蠢事。不過在當時,還沒有人想到這件小事會引發山崩海嘯般的後續效應。 

民進黨全面執政後,對國民黨發動了抄家滅族式的圍剿,凍結了國民黨的黨產,以致于他們連黨工的薪水都發不出來,更不用說選舉時的大規模資金投入了。在民進黨看來,他們最大的敵人就只有國民黨。只要能把國民黨徹底整垮整死,那麼他們再怎麼胡作非為都行,因為他們已不再有競爭對手,民眾也不再有第二選擇。然而,民進黨這一刀砍下去,不但沒有將國民黨一刀斃命,卻反而割掉了國民黨身上的爛瘡,這可以說是民進黨執政以來幹的第二件大蠢事。我們方才說過,國民黨原本是個腐朽僵化的老機器,要想憑藉自身的能力改革,原本是完全沒有可能的,這從國民黨失去政權後的表現得一如既往的差可以得到證明,即便民進黨執政後的民調一路下滑,作為對照組的國民黨卻也遲遲未能出現相應出現反彈。在國民黨腐朽僵化的機制下,韓國瑜這樣的人原本是永無出頭之日的,他當初不就是因為無法適應這種機制而退出政壇的嗎?現在好了,民進黨的全面圍剿,使得國民黨中央喪失了過去可以調配的龐大資源,那些被馬屁精包圍的所謂黨內大佬們也隨之門前冷落,為日後韓國瑜的橫空出世創造了有利環境,這就如同歷代國家危亡時,總會從底層湧現出許多英雄名將一樣。民進黨人如果有智慧,他們就應該懂得,一個腐朽僵化的國民黨才是他們得以長期執政的票房保證。可惜的是,民進黨人就像土匪進城一樣,看到金錢美女便利令智昏,自己撕毀自己的票房。不過,這在當時依然沒有引起人們足夠的重視,畢竟這兩個黨都是一樣的目光短淺、出息有限。 

2017年1月12日,不久前因北農總經理工作被民進黨搶走而失業的韓國瑜宣佈參選國民黨主席,在5月20日的投票中只獲得5.84%的選票,在候選人中排名第四,可見此時的他在黨內毫無影響力。9月7日,韓國瑜被下放到高雄擔任黨部主委。2018年4月9日,韓國瑜將戶口遷到高雄,宣佈參選高雄市長,5月21日正式獲得國民黨提名。當時輿論普遍認為,這是一場不可能打贏的選戰,這跟韓國瑜是否有能力無關,因為輿論認為民進黨不可能失去高雄。民進黨在高雄的勢力強大到什麼程度呢?現在的高雄市是由原來的高雄市和高雄縣合併而來,民進黨在原高雄市已經持續執政了20年,在原高雄縣持續執政了33年,在合併後的2014年高雄市長選舉中,民進黨提名的陳菊獲得了99萬多票,楊秋興獲得了45萬多票,差距高達近54萬票。因此,輿論普遍認為,韓國瑜若能在此次高雄市長選舉時將差距縮小到二十萬以內,那就已經可以算作勝利了。若能將差距縮小到十萬以內,那就絕對是大勝了。至於當選,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2018年3月7日,陳其邁在民進黨內初選中勝出,獲得黨內提名參選高雄市長,同時也被認為將毫無懸念地在年底的高雄市長選舉中勝出。4月21日,原高雄市長陳菊北上出任蔡英文辦公室的秘書長,同時還帶了一幫在市府的親信隨她北上,瘋狂地搶佔各個要職肥缺。這是民進黨執政以來幹的第三件大蠢事,它不僅引起了極差的社會觀感,更導致日後高雄選戰告急時,民進黨在高雄根本沒有人才可用。與第一、第二件大蠢事一樣,幹出這第三件大蠢事同樣也是由於他們的土匪文化所決定的,一旦老大搶下權位,就得趕緊給小弟分地分錢。 

其實,此時韓國瑜的聲勢已有漸起之勢,這主要是因為他在北農的繼任者吳音寧表現實在太爛,飽受社會各界撻伐。吳音寧憑藉裙帶關係出任北農總經理後,坐領250萬新臺幣(合56萬人民幣)的年薪,卻在經營管理上表現得極其幼稚無能,遂成為國民黨和親藍媒體猛烈攻擊的對象,民進黨和親綠媒體為偏袒自己人,則拼命為吳音寧護航。於是,雙方火力的焦點就集中到那個原本小得不能再小的賣蔬菜水果的公司身上,而交火的方式就是拿前任總經理韓國瑜和現任總經理吳音甯作對比,結果為韓國瑜博取到了求都求不來的媒體版面。陳其邁原本的策略是將選戰作冷處理,因為綠營在高雄基本盤遠大于藍營,只要不出太大的變動,自然就能在年底的選戰中順利當選,這原本也是無可厚非的,所有大幅領先者都會採取這種策略。韓國瑜因基本盤大幅落後,故而必須要主動出擊,博取媒體版面,引發社會熱議,才能有迎來轉機的可能。出乎人們意料的是,高雄的陳其邁不願意搭理韓國瑜,臺北的吳音寧事件卻使得韓國瑜成為了媒體熱議的焦點。經過比對,人們逐漸認識到韓國瑜的四大優點: 

第一是能幹,就任四年來,使得一家業績常年處在盈虧線邊緣的公司實現盈利大幅成長,創造了北農成立四十年來前所未有的優秀業績。 

第二是親民,就任期間,韓國瑜常年與員工打成一片,公司賺得利潤後,便拿出很大一部分來作為獎金分給員工,即便民進黨議員強力反對也仍然堅持己見,所以韓國瑜離開北農時,上上下下都哭成一片,不捨得他走。同時,韓國瑜對於南部的果農、菜農也非常照顧,讓他們的農產品能夠賣出個好價錢,這也是日後韓國瑜能夠在高雄勝選的主要原因,因為南臺灣的各縣市都是以農業為主,而農民長期以來都是最挺民進黨的。這兩年來,由於臺灣的蔬菜水果價格崩盤,農民日子非常煎熬,他們自然懷念過好日子時的韓國瑜,痛恨讓他們過苦日子的民進黨、蔡英文和吳音寧。

第三是清廉。民進黨為了鬥倒韓國瑜,派出大量的司法檢調人員去北農查帳,希望能夠找到韓國瑜貪贓枉法的證據。結果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被派去查帳的會計師居然成為了韓國瑜的鐵粉,他逢人就說:“如果韓國瑜將來參選,一定要投他,我就是查他帳的人,查了這麼多年的帳,還從來沒見過像韓國瑜這麼乾淨的帳本。”清廉,是每個從業者的基本要求,卻又很難向別人證明。好聽話誰都會說,關鍵是要別人願意相信。試想,僅憑韓國瑜的一己之力,是很難讓高雄市民相信他絕對清廉的。於是,民進黨幫韓國瑜做到了。 

第四是口才。民進黨和親綠媒體全面攻擊韓國瑜,韓國瑜也相應做出各種澄清和反擊,遂在媒體和網路上留下了大量的視頻畫面,人們這才發現原來韓國瑜的口才是那麼的好,反應是那麼的快,迅速吸引了大量粉絲的追捧。尤其是年輕人,特別喜歡看韓國瑜反擊民進黨的各種金句妙語,他們在網路上瘋狂轉發與韓國瑜相關的視頻,使得他在遠離政壇十六年後居然一躍而成為全台最受關注的政治明星。 

誠然,韓國瑜的能幹、親民、清廉和口才都是他固有的優點,但如果高雄的選戰真如陳其邁最初設想的那樣冷處理,那麼韓國瑜的這些優點是不會有多少人知道的。倘若民進黨當初能夠簡潔明快地處理吳音寧,讓她早日離開北農,那麼國民黨的攻擊就會失去著力點,韓國瑜的聲勢也沒有那麼快起來。可惜的是,民進黨上上下下都在全力袒護吳音寧,到後來甚至發展到連蔡英文都親自下令民進黨要為吳音寧積極辯護。正是由於吳音寧事件的持續延燒,使得韓國瑜得以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讓人們得以認識到他有這麼多的優點。我們在前文中提到,當初將韓國瑜從北農的位置上擠下來是民進黨執政後幹出的第一件大蠢事,而之後全力袒護韓國瑜的繼任者吳音寧,則是其執政後幹出的第四件大蠢事。民進黨人居然能夠在一家小小的果菜公司上來回栽兩個大跟頭,其智商也實在是令人歎為觀止。追本溯源,這仍是由其土匪文化的基因決定的。 

吳音甯之所以會在全台引起如此大的反感,是因為她的存在讓年輕人、甚至中壯年都普遍產生了“相對剝奪感”。相對剝奪感的意思是指當人們將自己的處境與某種標準或某種參照物相比較後而發現自己處於劣勢時所產生的受剝奪感,這種感覺會產生消極情緒,可以表現為憤怒、怨恨或不滿。簡而言之,相對剝奪感就是我覺得我和他沒有什麼不同,可是他不用努力就能獲得各種資源,而我拼盡全力卻永遠無法獲得。當初,民進黨正是操弄相對剝奪感而贏得政權的,那一次他們攻擊的對象是連勝文,這個從小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權貴子弟,一路攀升直至被保送為國民黨提名的臺北市長候選人,而在藍營基本盤遠大於綠營的臺北市,連勝文幾乎已經篤定能當選為臺北市。於是,在民進黨的操弄下,這被渲染成全台年輕人普遍沸騰的相對剝奪感,最終民眾讓連勝文在臺北市長選舉中大敗,進而連累了國民黨在其它縣市的選舉同樣是大敗。不過,在2014年擊敗連勝文的卻不是民進黨人。由於黨內缺乏好的候選人,民進黨與無黨籍的台大醫學院教授柯文哲合作。民進黨協助柯文哲在臺北市擊敗了國民黨,柯文哲則協助民進黨在其它縣市大獲全勝。在2014年的縣市長選舉中,民進黨贏得了全台22個縣市中的13席,而國民黨輸到只剩下6席。在占全台人口70%的所謂“六都”中,國民黨只以2萬票的極微弱優勢守住了新北市,在臺北市以24萬多票的差距輸給了無黨籍的柯文哲,另外桃園、台中、台南和高雄四都則皆為民進黨所有。若將自己全力支持的臺北市柯文哲算上,民進黨等於是贏得了六都中的五都,這為蔡英文在2016年的大勝奠定了基礎。可是到了2018年,如何處理與柯文哲的關係,卻成為民進黨最困難的抉擇。 (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8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