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亞洲週刊

香港經濟惡化亮起紅燈 被罷工引發民怨(上) ☆作者:江迅、袁瑋婧

♦ 本篇文章轉載自亞洲週刊第 33 卷 32 期。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8/8

香港持續兩個月的暴力衝擊事件升級,暴亂者堵塞地鐵、公路,讓市民「被罷工」,攻打各區警署,令香港陷入最危險的境地,交通一度癱瘓,經濟活動重挫,不少店舖、酒樓、零售業者生意受影響,部分店舖間歇性被迫停業,房地產價格開始下滑。經濟內憂外患,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溫帶來不確定因素,加上暴力運動破壞香港良好的營商環境,使經濟亮起紅燈,止暴制亂迫在眉睫。


香港步入危急存亡之夏。「治國常富,亂國必貧」,一國如是,一座都市同理。持續兩個月的亂港暴力,已將香港推向半戰亂境地。從新界到港島,從立法會到警署,從鬧市到街巷,狼煙四起,刀光劍影。從「野貓式」攻擊,到「集團軍」式的襲擊,警察疲於奔命,市民驚恐萬分,香港陷入極度混亂之中。香港當前正趨向管治崩壞的亂局,不僅在於暴力活動持續,更在於法治社會運作機制、最基本的道德底線,都有不復存在的危險。八月五日從「全民三罷(罷工、罷市、罷課)」,到「七區開花」,令香港陷入最危險的境地,全港交通癱瘓,經濟活動重挫。激進暴力運動呈現失控跡象,香港陷入幾近癱瘓的不堪境況。暴力運動破壞香港良好的營商環境,正在摧毀香港的經濟繁榮。當務之急,止暴制亂,才有望驅散籠罩香江的經濟烏雲。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八月五日稱,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溫帶來很多不確定因素,英國「硬脫歐」的風險也仍然存在。在過去兩個月,香港社會事件中,不少店舖、酒樓、零售業者都表示其生意受影響,有部分店舖是間歇性被迫停業,經濟活動大受影響。他指,香港第二季GDP增長百分之零點六,但經調整後與第一季相比,實則是負百分之零點三增長,經濟增長失去動力,「若第三季都出現按季負增長的話,我們會進入衰退的情況」。

有輿論認為,眼下的這場前所未有的暴亂絕非什麼「政見分歧」,更不是什麼「爭取自由」,其打出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以及在示威現場出現的美英國旗、港獨旗都說明,這是一場挑戰國家主權底線、徹頭徹尾的「顏色革命」,是暴力顛覆政權的分裂活動。亂港勢力發動八月五日全港「三罷」,但響應者寥寥,實際參與人數「慘淡」,於是改變招數,是日以縱火截車堵路、破壞交通設施、阻撓港鐵運作的極端方式,以「不合作運動」名義,試圖徹底癱瘓整個香港交通,裹挾全港「打工仔」被迫參與「罷工」。亂港勢力更在全港七個地區發起極端暴力行動,包圍警署、襲擊警員,肆意攻擊和辱罵途人。

在歷經九週的示威抗議之後,於八月五日發起全港「三罷」,藉此要求香港政府同意抗議群眾提出的五項訴求,包括:徹底撤回《逃犯條例》、撤回「六一二」暴動定性、不追究「反送中」抗爭者、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與元朗暴力事件、全面落實雙真普選。

堵塞地鐵公路鬧劇

八月五日的罷工行動,有統計聲稱有逾二十四個行業,約二萬人響應,包括三千名香港航空從業人員集體請病假參與,導致香港機場至少取消逾二百五十航班;港鐵至少七線遭阻撓停駛;多條公路遭堵出現嚴重塞車。「不合作運動」則從早上七時半展開,港鐵屯門站、鑽石山站、炮台山站、荔景站、上水站、元朗站都出現一批暴力示威者,以不同方法阻礙列車開出。在荔景站,多名戴口罩男女青年阻塞車門,期間有乘客在車廂暈倒。上水站聚集一二百人,妨礙其他乘客入閘,雙方一度發生口角。炮台山站,有孕婦不適,由救護員送走。油塘站,多名口罩黨與市民乘客在月台對罵,有人開啟滅火筒噴向對方,車廂一度冒白煙。在上水至粉嶺站、粉嶺至太和站、大埔墟至大學站的路軌上,都出現故意拋置的單車、手推車及鐵枝等障礙物。

暴力示威者是日發起「不合作運動」,導致早上繁忙時段的港鐵列車服務受阻四小時,造成港島、九龍交通大混亂。他們以身體或挎包、木棍阻礙車門關閉,拉動緊急手掣一百二十三次,導致多條鐵路涉及合共超過六十六班列車服務受阻,部分路段需暫停服務,推算估計近二十萬乘客受影響。他們把公共交通服務當作政爭工具,如此妨礙港鐵運作,已是一個多月來第三次,市民不勝其擾。「不合作運動」妨礙交通、擾民的程度不斷升級。港鐵是香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每天平均載客量超五百萬人次,阻擾港鐵服務,擾亂交通運作,波及普羅市民的日常生活。至於「七區開花」,則包括金鐘、旺角、屯門、大埔、黃大仙、沙田和荃灣。下午一點半左右,各地集會點已湧入大批民眾,表達「反送中運動」(反修訂《逃犯條例》)五大訴求,誣陷警方暴力濫權。

201933e01.png

示威者堵塞公路:癱瘓交通(圖:中通社)

市民不滿「被罷工」

今日太平山下的香港,每到週末就不太平。週六晚上,鬧市街區,暴徒縱火、堵路,毀壞國旗,叫囂「港獨」,四處橫飛的磚頭和汽油彈、尖銳的鐵枝、可致盲的鐳射、有毒的化學粉末……氣焰囂張,暴行四竄。八月五日的「三罷行動」,激起沉默了兩個月的「被罷工」的市民內心紛紛不滿。

五日早上八點五十分,記者步出荃灣永順街家門上班,坐地鐵荃灣西站去南昌站,原擬換乘東涌線去港島。車卻停運,不動了,幾個黑衣年輕男女示威者戴著口罩,肩挎背囊,故意堵住車廂門,關不了車門,令地鐵停運,擠滿車廂的市民乘客一臉無奈。記者側身對堵車門的年輕人說,你這樣下去還能找到老婆嗎?他一愣,抬頭看看記者,邊上那幫口罩黨黑衣黨沒聽明白記者說什麼,對記者陣陣狂叫「罷工罷工」。諸多乘客也與他們對叫「廢青廢青」。記者一笑拂袖而去,對那批暴力示威者打了個大拇指向下的手勢。

從南昌站D1出口步出,是深旺道。建築物大墻上一長排「連儂牆」滿是示威者張貼的標語口號,巴士候車亭偌大的標語寫「支持八五全城擺工日,香港加油」。「罷工」寫成「擺工」。這幫年輕人,難怪有人稱他們「廢」。地鐵安排的免費接駁巴士站,數百人酷暑下排長隊。的士不可能找到。依循地鐵出口的服務員指示,去港島可坐九一四巴士過海到中環、銅鑼灣。於是走到巴士站,數百人烈日下耐心等候。記者排在一中年女後面,聊話,她一句話感動記者:「今天想盡辦法去上班,就是對這幫示威者的有力反擊。」這就是沉默大多數港人內心的糾結和憤怒。記者在中環再換乘七八八巴士到公司。通常上班一小時十分鐘,此日「被罷工」,路上花了四小時,中午一點才到柴灣明報大廈上班。正如有香港人說,今天堅持上班,就是對香港最好的守護。

「三罷行動」演變成全港多區警民衝突。廣泛地區出現堵路示威者,一早堵路阻礙市民上班,包括天水圍警署對開、黃大仙龍翔道、荃灣楊屋道、金鐘政府總部對開夏慤道、尖沙咀警署對開彌敦道、大埔太和路、沙田源禾路,紅磡海底隧道九龍出入口、屯門公路、北角等道路被堵塞。有司機與示威者爭執,疑被拉下車襲擊而以膠索綁住。多區堵路衝突,黃大仙龍翔道對出最為激烈,示威者堵塞黃大仙廣場對開龍翔道東西行線,在路中放水馬、鐵欄等雜物,大批防暴警員兩度驅散示威者,有暴徒向警員擲傘、頭盔及水樽等雜物,防暴警員多次施放催淚彈……

香港的法治安定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三罷」行動中,以七區集會名義的針對警方的大規模暴力衝擊也瘋狂上演。中午起,黃大仙警署、深水埗警署、北角警署、沙田警署、尖沙咀警署、荃灣警署及位於荃灣的新界南警察總部,以及一些紀律部隊和警察宿舍先後遭示威者圍攻,被投汽油彈。暴力衝擊「遍地開花」,如瘟疫一樣在全港蔓延。多區發生警察與暴徒衝突,金鐘政府總部對開夏慤道,數百名示威者阻路聚集,警方發放多枚催淚彈驅散。北角及荃灣都有市民械鬥,白衣人與黑衣示威者毆鬥,紅衣人與黑衣示威者對打。癱瘓交通令民怨四起,全港各地都出現喝止「黑衣暴徒」惡行的事情發生,多區都有駕駛人士不滿示威者堵路,雙方爭執。更多沉默市民則是排長隊、轉乘多次,仍趕回工作崗位,用樸實的態度向癱瘓香港的暴徒惡行說不。

據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透露,由六月九日至八月五日,警方在一連串示威衝突中,共拘捕四百二十人,包括三百四十七男七十三女,年齡由十四至七十六歲,包括非法集結、暴動、藏有攻擊性武器等。警方在行動中共使用約一百六十發橡膠子彈、一百五十發海綿彈、一千發催淚煙,有一百三十九名警察受傷,其中兩人仍留醫,傷勢為斷指、骨折。

 201933e02.png

激進示威者在沙田警署外縱火(圖:《明報》)

(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