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中國

自由中國

自由中國☆我的學生時代—明竂一年(2)☆作者:雷震

 

開學二三星期後,宿舍各室各別紛紛集會,叫做Room Meeting。每人大約出塊把錢,買上許多糖果和水果,晚間六時左右在自修室舉行。開始前臨時推定一人為主席,說明集會之意義後,由他開始自我介紹,除報告姓名年歲外,並說明過去讀什麼中學,第幾名畢業,家住何縣何村,有什麼風景名勝和出名土產,或者出了一些什麼大人物,歷史上有些什麼名人和古蹟。經過一遍自我介紹之後,每人再講一個故事或說個笑話,或唱一支曲子。這一室日本學生完全是一年級新生,和我一樣是新入此校,不過他們是本科生,而我則是特別預科生耳。這次由自我介紹而使我最感到驚異的,就是這一室的日本學生在中學畢業考試時,很多是第一名畢業,最低者亦不過第五名左右,幸我在中學畢業時為第四名,否則,我一定感到羞慚。一高學生成績之優秀,來考的學生成績特佳,當是一個很大的原因。可以說是集全國之英才而教育之。故除東京及其近畿外,外縣的中學畢業生非其成績列在前十名者,決不敢冒味來嘗試,而我這一室的學生有一大半都是外縣的學生。

這一次集會最使我受窘不置的,就是臨到我表演的時候,他們要我講個故事,或唱支中國歌曲。我根本不會講故事,故事也聽過不少,聽完了就忘記了,臨時想怎麼樣也想不出來,腦筋好像不能活動一樣,而用日本話講中國故事的語言能力,此時還不夠應用,故不敢胡謅一氣。至唱歌一道,我根本是外行,也可以說是低能,在中學唱歌一課所學會的幾支歌曲,早已忘得一乾二淨。我說不會唱歌,他們幾乎不肯置信,認為現代的學生是沒有不會唱歌的,他們那裏曉得我對學校教育還是半途出家呢!隨後他們要我唱一首「國歌」,作為銷差。在他們的腦筋中,以為國歌一定是人人會唱的,殊不知這更使我為難。此時中國尚無正式國歌(卿雲歌似乎還未頒佈),無國歌好像不是現代化的國家,我當然不願意說出來,真是狼狽不堪。但是,今日這個集會,無論那一個,非扮演一齣不能過關。天下之事,你越是不能,他們越是會逼,尤其是這些年輕的孩子們,他們口中吹哨,手拍巴掌,更使你著慌不已。最後還是我同桌的人出來解圍,替我出個主意,叫我唸首中國詩來過關,因為他看見我桌上放有一本中國詩集,飯後無事時也常拿來唸誦。此時我如釋重負,隨即高聲背誦了一段長恨歌。平素我對長恨歌似乎背得很熟,無事一人散步時,也常常呼上幾句,不料這個時候竟結結巴巴的不能背誦完篇,殊可恨也。日本學校一年分為三個學期,每學期開始後不久都要開一次「室會」,第二次集會,我早有準備,臨到我的時候,我就講了一個孫悟空大鬧天堂的故事,敘說齊天大聖的封贈和偷吃金丹的玩意,他們聽得皆大歡喜。其實這個時候,我的日本話確比入學時高明得多,我自然可以信口胡謅了。

我住宿舍另一目的為省錢買書。民國八年九月開學時的官費數額,高等學校每月只有日幣三

十三元,不久加了六元為三十九元。日本經濟界趁著歐戰輸出而賺了日幣十六億元,達到了空前未有之繁榮,因而百物上漲,尤以食物一類為甚。日本工業突飛猛進,人口集中都市,東京深感房荒,校外公寓式的宿舍,六疊蓆的房間每月房金為十餘元,加上一月伙食約二十元,故三十幾元的官費只足一月食宿之用,稍不謹慎,還要超支,絕無餘款可以買書。我很喜歡買書,常常罄囊中所有以購之,不足時還要賒賬。而學校宿舍每月房金僅收一元,伙食一個月為十五元,如果頭一天聲明第二天停止伙食,每天還可扣除四角,一個月即可以省下十幾塊錢置備書籍。

除上述與我個人有關各點外,明寮一年的學生生活,有足記述之事頗多,茲擇幾件最不平凡的事件,錄之於左:

第一件奇事,就是一高宿舍學生自治委員會處理學生重大犯規的辦法。

一高學生宿舍的管理,不論是屬於事務方面或學生行為方面,完全由學生自治,學校當局可

以說是完全不管。不僅此也,學生在課室以外的行動和有關學生的諸種事情,差不多都由這個宿舍學生自治委員會來管理,重要者只於處理後報告學校當局一下就算了。學校當局認為學生除在課室以內的活動,都應屬於宿舍的範圍,希望由此以養成自治的能力。既云自治,就不必過分顧慮,多加限制。所以自治委員會的權力是很大的,對於學生在校內的行動和宿舍內諸般秩序的維持,其管理權僅次於學校當局的。

自治委員會由宿舍學生選舉委員七人組織之。我入宿舍之後,自治委員會業經改組完成,不曉得是用什麼方法選出的。每天有一輪值委員,處理日常瑣碎事務。下面擔任實際工作者,乃是一批學校的體操教員。他們受委員會之指揮,協理委員會處理實際方面的工作,因各位自治委員還是要按時上課的。這些體操教員都是士官學校畢業,任過多年的下級軍官而年老退休後轉業的。他們做事經驗豐富,為人和藹可親,對學生講話的時候,滿臉露出笑容,從未用斥責的口吻,即合學生做錯了,其態度比自治委員還要客氣得多。

輪值委員一下課之後,馬上跑到自治委員會辦公。譬如,某生今晚有事不能回舍住宿,必須事前陳明委員會核准,或託同學代為辦理請假手續,否則,一經查出是要受處分的。所謂處分,大概是「禁足一週間」,即一個禮拜不准走出校門。對於累犯者,亦有禁足二週至一月不等。惟據我所悉,許多學生晚間臨時不回來,並未事前陳准,同房的學生,不僅不去做小報告,還要代為掩飾說謊。學生在自修室內,常常放言高論,批評學校當局,批評某某教授,乃至批評政府措施,毫無忌彈,從不怕有人在背後監視。當然,學校裏面沒有設立執政黨的黨部,學生甚至連黨員都不是的。

學校大門規定晚上十時上鎖。過了十時回來的學生,常常越牆而入。圍牆很矮,攀越極易無人干涉,就是警察老爺們看見亦伴為不知。我也有過越牆的經驗,毫不費力。

自治委員會對宿舍內部各種問題和學生在宿舍內的一切行動,雖握有絕對的管理權,可是經我一年的細細觀察,他們工作得有條不紊,真是勤勞而負責。委員與委員之間,頗能合作無間,學生們對委員會的處置,十分信服,絕少怨言。自治委員會辦公地址在宿舍走廊之南,是一棟獨立的房子,門口既無牌子,出入人數極少,又不張貼佈告,如不留心注意,好像偌大宿舍全無人管理似的。這是什麼緣故?乃是數十年來常常縈迴我的腦際的一個問題。

學生在宿舍內如有犯規的,先經這批體操教員調查確實後,由自治委員會寫一條子秘密通知某生於某日某時到委員會辦公室談話。該生按時到達,由一位委員說明情節,當面申斥一頓,或面示禁足若干日子,該生認錯道歉,就算了事。委員會以外的人務令不知道,當然不張貼佈告。像這類輕微的犯規,似乎每月都有。

現在要說明的,乃是自治委員會處罰重大犯規的學生所探用「拳頭懲罰」的奇特辦法,這是大家所意想不到的。據說,偷竊東西,打傷別人,和對女性不禮貌等等,均為重大犯規。自治委員會對這類事情,究竟有無明文規定,我不甚詳悉。其辦法是如發現某生犯了這類重大過失時,先經委員會調查證實後,由委員會開會討論,決定應否予以「拳頭懲罰」。如決定這樣處分,則秘密通知某生於某夜十二時到委員會辦公室,然後由全體委員率同該生來到距離宿舍很遠的操場一角上。此時大概為次晨一時左右,就是等候宿舍學生大家睡熟以後。操場上沒有燈光,僅燃了一堆柴火,光線暗淡,夜深人靜,使身臨其境者頗有毛骨棟然之感。除自治委員和犯規學生外,不准其他學生來到,亦不使他們曉得。亦有好事之徒者會偷偷的去竊聽,如被委員們發覺,視同犯規而遭受嚴厲的斥責。這大概是要保全犯規學生的面子—自尊心,不使其精神上遭受太大的損害。此與共黨之當衆清算,當衆坦白者,其心理作用正不可同日而語也。

自治委員與犯規學生既到操場後,由一位委員對某生所犯過失詳為報告,如有遺漏,其他委員補充說明。然後詢問犯者是否如此。如該生承認其事,自治委員們就重賞幾拳和幾下耳光,該生認錯道歉,謂今後一定改過自新,請委員們予以原諒等等。最後由首席委員聲淚俱下的痛責番,認為這是損毀校譽的大事,今後要自愛自重。犯規學生接著向各委員逐一鞠射為禮後,退出操場,回房睡覺。此事就算了結,自治委員會沒有紀錄,學校當局不給知道,而宿舍學生更不曉得,蓋好事之徒究屬少數中之少數。如犯規學生不服委員會之處置,由自治委員會報告學校,學校一定開除。我住宿舍這一年,據說有過兩次這樣的懲罰:一次是有人偷竊東西,一次為一高校慶之日,有一學生寫一情書強迫來賓中一位美麗的少女接受,那位少女當場拒絕,該生乃將情書強塞在少女的長袖裏頭,少女隨即檢出交與紀念會場擔任招待的學生。這兩次都是事後聽人傳說,其確實性如何,我也只有姑妄聽之。校慶日這一件事,知道的人較多,我有一個朋友事先知道處罰的日子,言會偷的去看,惟站得極遠,詳細情形仍不能明白。

其次,為一高校慶之日,把宿舍各自修室佈成各種各樣的景色,開放任人參觀。這確是一高每年校慶而可以轟動社會的一件大事。全校學生為此確實花了不少金錢和時間,也絞了許許多多的腦汁。

宿舍的自修室共有二百多間,每間由其寄宿的學生,各出心裁,集體創作,或者根據一個故事,或者根據某書的某一段,對這些故事和書中文意,或從正面去解釋,或故意加以曲解,以其故意佈成各色各樣的景致,使這二百多間的自修室,蔚成一系列的奇景偉觀。以故事而言,如桃太郎之遠征,如日俄戰爭中沉船旅順港口之壯舉,如黑船之來征(指美國培里提督率領兵艦強迫日本開放海禁訂約通商),如西鄉隆盛之勤王,如電影明星和武士道等等,都是佈景的題材。各室的佈置,極盡構思、幻想、捏造、穿插之能事。

佈置的方法,就是把自修室這一間,依照他們解釋故事的意思,用紅綠黃藍黑各色彩紙,各色各樣的電燈泡子,和其他應用的工具,裝成一幅畫景,猶如話劇舞臺的佈景一樣。有些室也參加有人,但不講話表演,可是很少很少,因為那一個都不願做這個冤大頭而吃這一天的悶苦。在房間的入口處,貼一張很小的字條,說明這一室佈景是什麼。此室與彼室之間,完全單獨行事,沒有系統可言,彼此可能探用同一故事,而設計則各有巧妙不同。佈置所需費用,由各室寄宿的學生平均負擔,大概一個人不致超出日幣五元。這些佈置之中,有很精緻的,也有極其粗陋的。一高學生素來不修邊幅,而戴破帽子,穿髒衣服,著爛皮鞋,是頂頂有名的。有人說一高學生頗以此為榮,故意把帽子弄髒後再戴。這些都是外人過甚其辭的說法。據我幾年的經驗,一頂帽子戴過一年就會髒的,帽緣兩條白帶會變成黃的,用不著特別著污,何況戴過兩年以上呢!這一年的佈景之中,居然有一室以此為題材,找了許多爛皮鞋、破帽子和髒衣服放在室中,題曰:「一高學生的生活」。引得來此參觀的人,無不捧腹大笑,尤以女學生笑得厲害。

 

待續…

 


推薦閱讀…

我的學生時代 — 明竂一年(1)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