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黨外.理想主義.言論自由 ☆作者:邱立本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亞洲週刊。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12/18

黨外最重要的資產,就是對言論自由的追求。當年自焚的鄭南榕,會驚訝於今天台灣警察局變成「思想警察」,約談教授與醫生,政府淪為「民選獨裁」。


202103l01.png

鄭南榕:追求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不惜自焚抗議,以身殉之

台灣在黨外時期的抗爭運動,凝聚不少新一代的文藝青年。他們不僅追求文學的魅力,也追尋理想的政治未來,誓要打破台灣威權體制的鐐銬,實現民主自由與平等的社會。

他們也沒有省籍的差異,厭惡那些「外省人/本省人」的二分法。從黨外的街頭運動,到民主進步黨的籌備與誕生,有些「外省人」成為不可或缺的先鋒,雷震、傅正、費希平、林正杰等,都義無反顧地投身其中,不懼網羅密布的特務,也不考慮個人的利益與前途,而只是嚮往一個理想的彼岸。

也有很多的「本省人」參與其間,卻關注了整個中華民族的命運,像民進黨的創黨元老張俊宏、許信良、《夏潮雜誌》總編輯蘇慶黎、作家陳映真等,都不會將視野局限在寶島,而是要將改革大業涵蓋神州大地。他們不會滿足於眼前生活的苟且,而是要追求「詩與遠方」。

這當然都是「比較少人走的路」,但正如魯迅所說,「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台灣在七八十年代的黨外運動最後改變了台灣政治的軌跡,就是靠那些無私的理想主義情懷,打破刻板印象中的省籍之別。

黨外最重要的資產,其實就是對言論自由的追求,服膺法國思想家伏爾泰所說的,我不同意你說的每一句話,但我要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一九八九年,鄭南榕在爭取言論自由的抗爭事件中,不惜自焚抗議,以身殉之,這最後導致台灣落實了言論自由的法律。

但如果今天鄭南榕復活,他會驚訝於綠營當局對言論自由的箝制直追當年國民黨時期,各種應該中立的機構如NCC等,都淪為行政權的打手,可以關閉電視台、霸凌持有異見的專業人士,警察局可以變成「思想警察」,約談教授與醫生。中天新聞台被撤照之後,轉戰網絡,但也面對被追殺的陰影。

這都是鄭南榕所難以相信的現實,他追求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絕對不會容忍台灣民主化的結果變身為「民選獨裁」,壓制人民「知的權利」,也封殺人民獲得資訊的窗口。

因而台灣的理想主義的情懷,還要繼續追求,尋找一個法治的機制,防止行政權膨脹,也防止當年自焚爭取的言論自由灰飛煙滅。

 

 亞洲週刊  2021年01期 2020/12/28-1/3

202102d01.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1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