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論壇專刊

從心治療香港病 ☆作者:傅崐成

♦ 本文內容轉載自: 中美論壇專刊 US-China Forum (Chinese)

 

2019/9/28

201940l01.png

攝影  傅崐成

經歷了三個多月的香港動亂,似乎仍然沒有解決。如何解決?這或許是很多人心中的疑問。

筆者認為,截至目前為止,北京以及香港特區政府處理得還蠻好的 -- 一方面在香港內部逐漸形成了“止暴制亂”的共識;一方面在內地各省市人民心中形成了一定的共識,絕不讓香港的混亂影響到“一國兩制”的既定政策;同時也還能夠在國際上,陸續出手,發出了撥亂反正的聲音,讓長久以來比較偏頗的西方媒體,也不得不刊登或播出了一些對香港反對派暴力行為的客觀譴責。

語雲“危機就是轉機。”如果北京和港府能夠利用這一次的港亂事件,一舉拆毀港獨的思維結構,徹底消滅了港獨的內在力量,那麼三個多月來的混亂,不但不是一件壞事,還可能成為中國政治發展上的一件大幸事了。畢竟,臺灣、西藏、新疆也還有一些人,正在張大眼睛,看著香港局勢的發展。治了港亂之病,不但是消除了港獨,也顯然大有益於消除台獨、藏獨和疆獨。

人們總說,心病還要心藥醫。香港的混亂,絕非僅僅是住房問題和經濟收入高低不平的問題 ---- 雖然這些物質問題也確實有著重大的影響。筆者認為,會讓這麼多香港人走上街頭,不惜搞亂香港的平和生活,這其中的心理思想因素,可能更加重要。

自1997香港回歸祖國以後,許多香港人見識到了不少大陸同胞的低俗行徑。這些負面的行為,經過媒體的放大報導,讓許多人心中感到不滿。加以原本在港英政府時代享有相對優越感的香港人,在歷經了二十二年“陸升港降”的經濟變遷之後,逐漸感受到了這種優越感的喪失。口中流利的英語,竟然再也抵不過那南腔北調的普通話值錢了。他們心中的失落感,就和當年中國從殖民臺灣五十年的日本手中接收臺灣時,一些臺灣人看不慣、受不了大陸同胞來台當家的感覺,非常類似。

如此看來,臺灣光復之初發生的“228事件”以及香港目前發生的“港亂事件”,應該都是某一類社會心理因素和外力作用下,自然發生的不幸事件,都有著一定“不可避免”的性質。

我曾多次訪問香港,且曾公開預言:香港必先落日,然後才可見到日出。從政治經濟學的角度來看,這幾乎也是不可避免的吧。

如今香港同胞已經為時勢所迫,不得不接受動亂之後,必將到來的重大變遷了。筆者認為,香港特區政府和所有香港知識份子,都有一份重要的使命,那就是要把下面列述的基本政治倫理邏輯,向廣大的香港民眾,說清楚、講明白。如此或許才能期待香港未來的長治久安與重新日升東山,光照大地。

于此,筆者不能不想起臺灣的問題。過去多年來,我們這些搞公法的臺灣學者,沒能把相關的政治倫理邏輯,有效傳播給廣大的臺灣民眾。我們對於後來的台獨崛起以及類似太陽花運動的青年動亂,也都負有一定的責任。

首先,港府和所有知識份子需要向廣大的香港民眾,引用實例,深刻介紹,讓大家看清楚:這個世界曾在殖民主義長達兩、三百年的淫威之下,形成了不同階級的民族國家。這一違反世界人權的餘毒,曾經給世界帶來不小的麻煩。

二戰之後,各國痛定思痛,創立了聯合國,力圖建立一個“各民族國家一律平等”的國際新秩序。雖然格于種種現實,這個目標至今沒能完全達成,但是,在聯合國的集體努力之下,“去殖民化”與“主權平等”的理念,已經成為推進國際法冶的全球共識。

其次,港府和香港全體知識份子,需要客觀地向廣大香港民眾介紹實例,讓大家看清楚:有些昔日的殖民主,仍然不情不願地抗拒接受聯合國推動的的上述全球共識。而少數被殖民的人民,也仍然甘於做次等公民。或則無力反抗,或則受到思想的毒化,久而久之,變得無心反抗。譬如,琉球、關島 . . . 等以及一些地狹人稀的小型島國,原本按照聯合國的決議,應該給與“非自我統治”(被異族統治)的民族,自決前途的權利,但是卻因為部份擁英、擁日丶擁美人士的聲音,受到昔日殖民主的大力扶持,長期壓制了當地原住民族的自決呼聲。

其三,香港人民是幸運的。在港英政府殖民統治時期,由於此地遠離英國本土,處處需要中國的照應,香港人民並沒有真正遭受過缺衣少食、沒水沒電的痛苦。二戰期間,中國軍民在滇緬戰區浴血奮戰,拼命幫助了英軍盟友,但事後卻受到了英國無端的背叛。香港結束殖民,依法回歸祖國之後,中國母國為香港人民制訂的"一國兩制",更是一套協助香港人民逐步、無痛、順利改換生活方式的長期“過渡”辦法。這是明顯的善意表現,不該受到惡意的曲解。

當然,香港人民也應該瞭解到,中國作為一個統一的國家,最終當然應該要追求“一國良制”的目標,而非永遠的“一國兩制”、“一國三制”或“一國四制”才對。香港有很多優良的法令制度,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政方針之下,理應成為全中國的典範,讓其他地區或省市多加學習。目前,在一些西方外力的曲解之下,一些香港青年自甘為昔日殖民主的鷹犬,砸毀自己的家園,放棄自己民族的尊嚴與良好的發展契機。這不但是自傷、自損的,更是背離國際社會發展制度的、違反全球共識的愚行。

最後,香港特區政府與全體知識份子,也應該讓社會大眾瞭解到,經由合憲的程式,沒有哪個法律或政策是永遠不可修正的。這就包括了“逃犯條例”,甚至"香港基本法"與"一國兩制"的根本政策。

任何法律或政策都不會是完美無缺的。對於現時政策或法律有所不滿不滿意的港獨丶台獨、藏獨分子,或世界上的任何獨立勢力,都只有兩條路可走:革命成功,或修法成功。

香港獨派需要從現實面,算計好這個小型城邦社會,人民幸福的政治終極目標,選擇自己正確的道路。革命是要大失血的,豈能符合香港社會大多數人民的利益?唯有藉由修改“憲法法”(例如《基本法》,而非只是憲法典) ,追求相關法律與政策的不斷完善,才能符合香港人民的大益大利。這不單單是香港特區政府的事,不單單是香港知識份子的事,也當然應該是全體香港市民的事。

香港維多利亞港的海面上,一定會見到日落,但也終會見到日出。

我是這麼相信的!攝影  傅崐成

 

傅崐成|海南大學特聘教授,《中華海洋法學評論》主編,香港《中國評論》學術顧問。曾任上海交通大學致遠講席教授、廈門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廈門大學南海研究院院長、中國與俄羅斯等地仲裁員。

 

web-qr中美論壇.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