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叢報

安平追想曲(一)台窩灣族四社與荷蘭熱蘭遮城市 ☆來源:新民叢報

♦ 本篇文章轉載自新民叢報。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5s47tP4rh6s


這個主題要分五次來談。第一個部份要談的是台灣族,就是原來當地的原住民和荷蘭人的熱蘭遮城和熱蘭遮市的關係。第二個部份要講的是明鄭時期,這裡叫王城。到了清朝,清朝的水師在這邊,有七個角頭在這時慢慢形成。第三個單元是日據時代,這時就不一樣了,因為是割讓給日本,日本在明治二十八年建立了安平的戶籍資料,在建立戶籍資料以前的安平當地人是屬於本籍,包括墓碑也出現安平二字,但此時,安平港的功能包括府城漸漸被打狗取代,那時候人口發生了很大的移動狀況。到了國民政府的時候,安平建立了一個眷村,大部份的人口是從青島過來的,屬於聯勤做皮鞋的工廠,所以人口結構又發生改變。現在的安平區是在蘇南成市長時代把浮水羅經變成五期重劃區,現在的安平區已經變成台南市的新的市中心,台南市的市政府、市議會、文化中心都在那裡。我們從安平地區四個時期的轉變分成四個單元來探討安平的人口和聚落的問題。

台灣族是原住民

都市聚落的形成過程,人口學是非常重要的。人口的量、質、結構、進出,自然的增加率和社會的增加率是非常重要的指標。對熱蘭遮城或市來講,這個是亞洲非常早的西方城市。

在荷蘭人還沒有進來安平建立熱蘭遮城或市之前,原來就有人住在這裡,地形是一個海彎,後來就簡稱台灣,是台灣這個名稱就是從安平開始的。安平這裡的原住民本來叫「台灣族」,在明朝的「東蕃記」裡面有記載海上絲路,另外也有「針經」,「針經」即指海上絲路,在英國找到三本,現在上海的江蘇出版社有出版。那時候的航路,一條是從澎湖往北邊;另一條是從澎湖往南邊,就會碰到一個叫「大員」的地方,台語發音成台灣。荷蘭人的早期文獻資料,都是以拼音方式稱「台窩灣」。這裡原來有一個台灣族,住在這裡的時間非常長,從元朝開始就有這個記錄,一直到清朝。「東蕃記」有很多版本。

台灣社有四個社,荷蘭人做了非常詳細的調查,當時可以戰鬥的男子約有七千多人,加上老弱婦孺,估算約有一萬五千人。這四個社後來就慢慢移動到縱貫線(台一線)的附近,再往山區移動。整個南部的原住民移動方向差不多都是這個樣子,例如岡山地區,本來在海邊的前峰社區,後來移動到岡山,再到燕巢、內門一帶,這個就是大傑顛社,在現在的台南縣稱為或「西拉雅社」或「西拉雅族」。台灣四社是西拉雅族裡的一部份。

殖民文化的上層結構

荷蘭人在1622年來勘察的時候,到1624年時,他們就用一些財物和台灣族換一張牛皮大的地方。西方殖民時在很多地方,像是菲律賓,都是用相同的方式騙取土地。結果,原住民答應之後,荷蘭人就將一張牛皮剪成一條線圍出一塊地區,即為熱蘭遮城城堡的位置。結果,荷蘭人跑到原住民的海灣裡築了一個城堡,就變成荷蘭人在管理台灣族。後來,台灣族發覺不對勁,就有十幾個台灣族人跑來理論,但被打跑了。之後荷蘭人就加強戒備,到1624年築城開始,到1637年左右,整個熱蘭遮城的內城和外城就建築完成。這個熱蘭遮城後來就變成台灣地區的一個核心,在城外後來慢慢就發展出熱蘭遮市。台灣族後來就和荷蘭人合作,同時,荷蘭人在福爾摩莎地區到處調查,並召開所有原住民的會議,這個是很民主的,但是其上層結構是殖民的心態。

烏鬼、黑奴

荷蘭人在築熱蘭遮城時,裡面主要是貿易商館、總督、軍隊、官吏,而城內的下層結構來源是奴隸。海上絲路是到伊拉克,荷蘭人是繞過好望角,到馬達加斯加島,到印度,再到馬六甲那裡築了一座城,目前為一級古蹟,再佔領印尼。荷蘭人後來北上,本來圖謀葡萄牙人的澳門未成;又圖謀菲律賓未成,最後佔領澎湖被明朝驅逐,跑到台灣來。這條航線後來慢慢延伸到日本長崎的初島,建立了一條國際貿易的路線。在這條國際貿易的路線裡,它原先比照大西洋三角貿易,把黑奴抓到巴貝多種甘蔗。我到巴貝多時,那裡的風景和橋頭糖廠一模一樣,原來是荷蘭人在1624年殖民時,西印度公司做三角貿易到了巴貝多;東印度公司繞過好望角來到台灣,用圈地的方法建立了熱蘭遮城和熱蘭遮市。熱蘭遮城裡住的都是管理階層,有一千五百多人左右,下層結構的奴隸原來是黑奴,叫「黑鬼」。在熱蘭遮城的外面,現在還有一個一級古蹟「烏鬼井」,他的勞動力的結構都是「烏鬼」。美國人在講黑人,就叫「黑鬼」;台灣人用台語發音叫「黑鬼」,寫為漢字就是「烏鬼」,「烏鬼」地名分佈的地方都在南台灣。最早期荷蘭人從非洲抓了一些黑奴來,但是,因為航線太遠,於是在航線沿途上就抓了其他地區的人,像是印度、印尼、小琉球,都抓來做他的奴隸,而奴隸是強迫勞動制的。荷蘭人的東印度公司人口結構很複雜,有荷蘭人、瑞典人、德國人、法國人、義大利人,所以東印度公司裡不只是單一人種。

漢人在荷蘭人之前來到台灣

而外面的熱蘭遮市就是做生意的地方,共有三千多人,總共加起來有四千五百多人。做生意的地方分三期貿易,第一期貿易是絲瓷貿易,一年有一百多艘漢人的船來到這裡;第二期是估烏魚和鹿皮的貿易;第三期就是做甘蔗的貿易。到第三期時,熱蘭遮城已經建好了,是在1637年,紐約是1657年才建城。每年冬至前後,有六、七十艘的船來抓烏魚,從安平一直到東港,目前都還有在抓。烏魚子是山珍海味戰國時代平均第一名的產品;鹿皮則外銷到日本,每一年獵十萬頭鹿,日本戰國時代武士穿的盔甲裡面的鹿皮就是台灣外銷的。這些貿易的進出帶來人口的流動,在熱蘭遮市那裡大部份是漢人。在荷蘭人還沒有來之前,漢人就來到台灣,也包括日本的浪人。荷蘭人建立了熱蘭遮城之後,就到處抽稅,本來大家在此貿易,沒有人會來抽稅,後來變成荷蘭人在這裡經營、防守、收稅。在日本的浪人裡,有一位叫濱田彌兵衛的人就反抗,把一個荷蘭總督抓到日本關起來,後來又放回來。所以日本人統治台灣時,為了證明日本人對台灣的正當性,所以,他們在安平古堡那裡做了一個假的安平古堡,在古堡前立了一座碑。現在那座碑上刻的是安平古堡,可是在日本人統治時,那座碑是濱田彌兵衛的紀念碑,紀念日本浪人濱田彌兵衛比荷蘭人更早來到台灣。從這裡可以看出,台灣的歷史從安平開始有紀錄,是荷蘭人開始。

台灣四社原來沒有統治的核心,到了熱蘭遮城建立了以後,就成為統治的核心。我在安平做安平區誌時,就有一位研究紐約都市發展的博士生跑到台灣來研究熱蘭遮城。在1624年時,荷蘭人也佔領紐約,把它叫做「新阿姆斯特丹」,直到1657年,那裡才築城,統治的經濟基礎也是和原住民合在一起,在這邊也是一樣。但是在這裡,中國的貿易有鹿皮、烏魚、烏魚子的貿易,加上後來的糖業貿易。1657年,紐約曼哈頓才築城;但是,1637年熱蘭遮城己經建立好了,台灣最早的西化城和市就是在熱蘭遮城這裡完成的。

赤嵌樓是中式風格,荷蘭人的地基

荷蘭人變成上層結構,台灣社的原住民後來變成和荷蘭合作的關係,漢人變成新的移民者,在此做生意的日本浪人本來沒有支配者,後來變成這個地方有人管理、支配。當時,西班牙統治著墨西哥,他們在舊金山生產鑄有一隻老鷹的金幣,那塊金幣從舊金山到菲律賓,再到台灣來,成為那時候流通的錢幣;而日本則以黃金到台灣來貿易絲、瓷、鹿皮等產品。這條航線因為是從印尼來的,所以,香料也從印尼來到台灣。在維根斯坦講的全球世界體系裡,第一個體系就是荷蘭人,台灣當時是荷蘭人很重要的據點,而這個據點就是以熱蘭遮城為主。荷蘭人後來在對面又建造了赤嵌樓,赤嵌樓上面是中國式的建築風格,但是它的地基是荷蘭人的建築基礎。

在安平的第一個時期,有台灣四個社,然後是熱蘭遮城,東印度公司,有很多不同的人種在此,有軍隊、有管理者、有總督。透過教育的方式,荷蘭的語言、宗教、教堂變成台灣很重要的第一頁。

荷蘭人用騙的契約奴工騙取勞動人口

就人口結構來說,這裡是貿易的流動的人口結構。常駐人口是在對面的台灣四社,共約一萬五千人左右,下層結構後來以苦力為主。烏鬼和黑奴因為航線太遠,在1637年種甘蔗以後,勞動力不足,當時荷蘭人在美洲利用強迫勞動的黑奴和契約勞動的白奴來種甘蔗,他就將用騙的契約奴工的制度來騙取勞動力。這個方式起先是用在印度,在印度不需要技術的勞工就叫做「苦力」,是印度南部的話。後來下層的勞動力就變成以中國人為主,荷蘭人就在以簽契約的方式在引進中國的勞動力到台灣來做「苦力」,這是亞洲最早孫中山的民主、民權、民生的主張,就人口結構來看,上、下結構不平等的開始。

鄭芝龍反抗不平等

「苦力」後來在美國西部變成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但是,在台灣的鄭芝龍最早在馬尼拉反抗過,也是因為這樣的不平等。在台灣的話也是一樣,苦力變成主要的勞動力,和我們現在的外勞差不多,都是集中管理,吃、住不佳,是被支配的狀況。苦力後來發動反抗事件,在美洲白奴的反抗方式就是逃亡;但是,在台灣這裡,因為是華人、語言也不一樣,所以荷蘭人就僱用翻譯官來做「苦力頭」,而「苦力頭」成為中介,平常沒事時就是做管理;後來就變成帶頭造反,最大的造反事件就是郭懷一事件。在郭懷一事件裡,荷蘭人和台灣四社裡的漚汪社合作討伐郭懷一。而郭懷一他們沒有槍、砲、兵器,後來跑到現在岡山火車站那裡,那裡的地名現在叫做「後紅」,就是漚汪社的意思。為什麼那裡會叫「後紅」?因為荷蘭人和漚汪社合作來討伐這四、五千人,結果,全部都被殺光了,這是很可怕的屠殺,因為熱蘭遮城的一千五百人加上熱蘭遮市的三千人,共約四千五百人,等於荷蘭人和漚汪社合作將整個熱蘭遮城和市的人口全部消滅。這個人口數量,以高雄中學有三千人,北部的建國中學也差不多有三千人,就等於把一個雄中或是建中的人數殺光,這個不是大屠殺嗎?所以,人口結構是不平等的,人口的支配是霸權殖民主義,台灣的監獄文學從那個時候就有。誰才是台灣的主人?從安平的第一頁的人口結構變化可以瞭解他們之間權力的互動狀況。

鄭成功驅逐荷蘭人

此時,荷蘭人的牧師要來台灣服務,都選擇年輕的牧師,要在台灣工作十年以上,而且要娶原住民女子,所以,荷蘭人是很有心在台灣經營。後來,他們北上打敗淡水的西班牙人,整個台灣就歸荷蘭人所有,開始有新的行政核心就是熱蘭遮城的統治者。這就是台灣史的開始,人數不多但很複雜。

維根斯坦的全球體系是從荷蘭開始講,商巴特的資本論也是從荷蘭開始講,要把這段搞清楚不是那麼容易。那時,荷蘭有一隻艦隊繞著他們的航線在維護他們的貿易,一艘船有五百人左右,大概有十艘船。但是,他在亞洲這裡的實力就沒有那麼強。戰艦上大約有兩百個奴隸,一百個是黑奴;另外一百個是苦力,這些人就變成安平的流動人口。春天吹南風的時候,他們從巴達維亞來到台灣,再從台灣到日本長崎;冬天吹北風時,他們再從長崎載運黃金載到台灣;再從台灣把貨物載到巴達維亞,這條就變成荷蘭人成功經營的航線。但是,根據維根斯坦的理論,第二階段這條航線就變成英國人的,再到現在第三階段就變成美國第七艦隊在航行。荷蘭人在台灣要結束時,鄭成功帶兩萬五千人,至少一百多艘戰艦來到台灣,中國的船比較小,又有苦力頭指引鄭成功從鹿耳門北邊的海灣登陸,進來後,鄭成功先去佔領赤嵌樓,再回過頭包圍熱蘭遮城。那時,有一個荷蘭的上尉帶領三百多人的火槍隊到熱蘭遮城的對岸,北線尾,即現在的安南區,想要驅離鄭成功的部隊,依照荷蘭人的經驗他們認為一百多個的火槍隊可以對付十倍數量的漢人,但是,鄭成功有五艘貿易的洋船,一艘洋船上配備有一百五十座大、小炮,他在大陸還曾經打到南京城外,再激烈的戰鬥都曾經歷過,所以當荷蘭的三百多名火槍手發射時,鄭的部隊不但沒有潰散,還有幾千人迎面而來,這三百多名的火槍手一下就被殲滅。在現在安南區一個名為「海寶」的地方挖到荷蘭人的骨骸,從挖到骨骸的情形看來,荷蘭人連將他們埋葬的機會都沒有。

後來,明鄭的部隊包圍了熱蘭遮城一段時間,其間有發生炮戰。熱蘭遮城旁邊有一座山,現在是墳墓,在那座山上面本來有一個荷蘭人的碉堡,明鄭的部隊從三鯤鯓繞到一鯤鯓佔領了這座山。荷蘭人一看明鄭的炮架起來後,可以打到熱蘭遮城裡,所以,荷蘭最後的總督揆一就投降了。這個是中國和西方從海上接觸打的第一次勝戰,但是是以量取勝。在熱蘭遮城被圍時,荷蘭人有一隻艦隊從巴達維亞過來救援,一看到城被鄭成功的部隊團團圍住,他們就放棄了。那三百人的故事,現在有一位歷史學家考證出來,謂媲美希臘和波斯斯巴達的三百多人與波斯大軍抗爭的故事。台灣在荷蘭人統治的最後一頁,就這樣結束。

鄭成功進到台灣,先去佔領赤嵌樓,在投降的人裡面有美麗的女性就把她們做為明鄭將領的妻妾。鄭成功曾在赤嵌樓裡住了一年,後來死掉,有幾個老師考證其死亡的原因,發覺其死亡時將自己的臉都抓破,其中有一個看法認為鄭染梅毒。因為荷蘭人的艦隊是先到加勒比海巴貝多那邊,在那裡種甘蔗,再從好望角繞過來,在南美洲有很重要的著作是關於梅毒的,推測梅毒因此傳到台灣。推測鄭成功死亡的原因與梅毒可能有關。

荷蘭人在投降時,交接給明鄭一隊黑人衛隊。明鄭在台灣有三代,鄭克塽就是被黑人衛隊殺死的。從熱蘭遮城來看台灣歷史的第一頁就非常複雜。

(鄭水萍口述、劉小文逐字稿、張麗齡校對)

 

鄭水萍博士:臺大歷史系畢業|第二廈門大學臺灣研究所博士|聯合國藝評人協會前理事長|第一亞太研究院人文所所長|南方土地公研究所所長

 

web-qr新民叢報1.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