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叢報

安平追想曲(二)明鄭王城與清朝水師七角頭 ☆來源:新民叢報

♦ 本篇文章轉載自新民叢報。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6qidOeJsCE8


這一單元是在講明朝到清朝安平漢人社會的建立。

明鄭在安平登陸兩萬五千多人包圍熱蘭遮城,最後,荷蘭總督投降。鄭成功自己就住在熱蘭遮城裡,所以,安平的人都叫熱蘭遮城為「王城」。台灣原住民的部落,雖然有幾個地區像「大肚蕃」有超部落的組織,基本上都還是以部落為主,並沒有一個像熱蘭遮城這樣的行政、軍事的中心。台灣的歷史從十七世紀荷蘭人築好熱蘭遮城之後,在交給明鄭之後就不一樣了,就變成有一個核心的地區。

明鄭時,估計有五、六千人在安平,就是熱蘭遮市的人口。因為明鄭和其他中國的政權不一樣,明鄭本來是海盜海商的集團,它在最後投降時,有一艘洋船從泰國開回到廈門港。這艘船是在台灣造的,造好後先開到日本長崎做貿易,再從長崎南下到泰國做生意,當它再回到廈門時,明鄭的王朝已經亡了。在清朝刑部的料有留下這艘船的資料,包括上面的人員、貿易的數字及經過。

熱蘭遮城和市的大部份建築在兩邊炮戰中摧毁,所以,真正荷蘭人造的房子大半都不見,但是建築圖有留下來。明鄭在此重新建立軍事、統治、貿易的據點,明鄭大約花一半的實力種稻米,當時主要是糧食不足,米和糖有相尅的問題。明鄭一共有三代,鄭芝龍到日本平戶時,娶了日本武士的女兒田川氏,生下鄭成功和他的弟弟,而其弟的後代還留在日本。鄭成功是混血兒,在他六歲時,鄭芝龍帶他回中國受儒家教育。鄭成功的個性和其父親不同,鄭芝龍是閩南人,很聰明,會四種語言,也很會投機取巧,一直都是在體制外,從事海商、海盜的事業。原來鄭芝龍的據點是在北港,後來在鄭成功時,因為部隊糧食的關係,南下打敗荷蘭人,改名為安平,熱蘭遮城因為延平郡王的關係改名為「王城」。

外戚董妃專政三代

鄭氏的第三代是鄭經。董妃是鄭成功的老婆之一,她後來管理鄭氏三代的產業。鄭克𡒉是鄭經的長子,但其為妾所生,後來娶陳克華之女為妻,勵精圖治。鄭克𡒉和董妃經營的路線及權力結構不同,後來,傳說董妃派黑人衛隊刺殺鄭克𡒉身亡,鄭克塽即繼承王位。但是,鄭克塽才能不足以擔任大位。鄭氏王朝在1662年將荷蘭人逐出台灣,到1684年時,施琅經過一、二十年的生聚教訓,成立水師,重新造艦。施琅第一次來打明鄭失敗,過了十年,重新攻打,在澎湖與明鄭軍隊進行海戰,雙方各出動約兩百五十艘戰艦,是十七世紀最大的海戰。雙方火力都很強大,明鄭的戰艦每艘都配備一百五十門的大小槍炮,戰況激烈。明鄭來台時,有兩萬五千名人員,在澎湖海戰時,又重新召集至澎湖抵抗。整個經過,在施琅計算戰功時都記錄下來,明鄭在澎湖海戰時,死了約兩萬名人員,剩下五千名投降,明鄭的將領劉國宣逃亡。明鄭的主要部隊都在澎湖陣亡,在施琅打算轉向攻打安平時,鄭克塽就棄械投降。

左營

鄭氏投降之後,安平變成清朝的水師的根據地。清朝水師的狀況就和現在左營相同,左營屬於高雄市,但是左營軍港是屬於海軍所管理。與左營類似之處是左營有許多海軍的眷村,清朝水師在安平亦相同,當時,清朝水師有三個營,安平以北是屬於「北營」;「中營」防守安平;安平以南一直到打狗則是屬於「南營」。 在荷蘭時代,熱蘭遮市有三條街道,最主要的街道是「中央街」,這三條街道目前都還存在,以現在的眼光,像是小巷子一樣。「中央街」就是現在的延平街。這時,漢人社會慢慢建立落實,「王城」的部份歷來都是屬於統治者,從荷蘭人到明鄭的「王城」,再到清朝的水師都是以這裡為根據地,一直到五口通商,英國的德記洋行、怡記洋行、德國的洋行都是分佈在「王城」的西邊,現在有兩座都列為一級古蹟。

開台土地公廟

在統治者不斷更迭中,「王城」始終是核心區域。在「王城」的周邊形成七個角頭,除了中央街是主要的商店街之外,在王城的西邊靠近海邊的地方,在五口通商時做了炮台、堤防,那裡叫做「王城西」,洋行都在這一帶。七個角頭最早的稱為「海頭社」,海頭即為船長之意,一個海頭(船長)帶領幾個海腳(水手

)出海經商、捕魚。這裡有兩座土地公廟,號稱開台土地公廟,是最早的聚落,現在仍可以看到這兩座土地公廟。在這裡最主要的血緣社會是姓陳的家族,一共有三條脈絡,這三條脈絡在當地都還有祠堂。其中一條是「松仔腳陳」(台語),目前還有三千多人,主要分佈在南部地區。「松仔腳陳」在明鄭時期即來到台灣,主要以進口福杉造船為主,目前祖墳都還在。目前主要的人物是陳金龍,主要從事造船業,前一陣子還造了一艘「台灣船」。

五口通商時,有很多金門人到這裡,沿著安平主要的道路本來有城隍廟、觀音亭,這些在荷蘭時代都是在堤防旁邊。後來,海埔新生地發展出來,原來的主要道路變成一條「金門巷」,產生兩個聚落「港仔間」、「港仔尾」,最早,「金門巷」延伸過去還有一個「灰窯尾」,荷蘭人因為蓋熱蘭遮城需要水泥,就在那裡蓋了一座「灰窯」。我們一般蓋房子都是用水泥,在安平有用貝類的殼做成的灰泥。在海頭社旁邊又發展了一個「十二宮社」出來,就構成安平的七個角頭。七個角頭各有宗祠,像「港仔間」有來自金門姓歐的,他們本來姓歐陽,現在變成歐氏宗親會;在「灰窯尾」有姓黃的宗親會,宗親會是血緣組織;另外,有自己的角頭廟。安平廟的特色就是中間有一個龍字,就叫「周龍殿」、「文龍殿」,後來移民到高雄的哈瑪星去,也是叫「文龍殿」,這個就構成安平主要的社區。

會館

那時候的水師是班兵制度,清朝怕兵在台灣待久了會造反,所以,採行將帥和士兵不同省份,而且不允許軍隊在此坐大,所以,每隔兩、三年就換一批水師,而且是單身身份。來到安平的水師,根據不同的祖籍成立不同的「館」,例如「金門館」等,有幾個同鄉會的會館都還在。從血緣關係的宗祠,到地緣關係的廟,其中一定會有土地公,到「會館」,都是華人社會的特徵,這些在安平全部都有。因為水師是獨立在府城之外的區域,就和左營軍港雖然在高雄市,但是它自己有司令部一樣,通常在行政單位所在的地方才有城隍廟,但是安平有城隍廟、觀音亭,在明鄭時期,安平就有天后宮,這些都變成安平的公廟。公廟是七個角頭都要拜的,另外,每個角頭有自己的廟,這就形成安平的民間社會。

安平,漢人為主的社會

我在安平做田野調查,抄戶籍資料時,聽安平的人說這些水師,尤其是將領來到安平,不甘寂寞娶了非正式的妾,產生了許多非婚生子女。安平的戶籍資料裡,有許多非婚生子女,即私生子。以前的人要嫁到安平去都會哭,因為嫁去的女子都要負責洗全家人的衣服,在很小的房子裡,密集的住了幾十個人。這就是安平從明鄭到清朝,漢人社會的建立。這個建立有大歷史下的安平,也有小歷史的安平。小安平才是真正落籍在安平的人,像打鐵的、木匠、造船的、苦力、苦力頭,這才是真正的安平。大歷史的安平就是我在講糖業時的三郊貿易,和水師、流動的班兵,這些是安平的流動人口。所以,安平的長駐人口就是前述小歷史的安平。在抄戶籍資料時,才知道有賣米的、打鐵的、賣木材的、造船的人,像在「海頭社」有一個姓陳的打鐵匠,這些人構成小安平的社會。在保護延平街活動時,外面去的媒體或是學者所講的都是大安平的歷史,對於住在安平,底層、真實的安平人不會覺得和他們有什麼關係。對於歷史的記憶是不同的,因為人口結構不一樣,無論如何,從明鄭到清朝安平慢慢形成一個角頭就是一個境,七個角頭聯合起來是一個大的合境,所以要辦祭祀或者活動時,他們就聯合起來一起辦活動。這個就是安平以漢人為主的社會。

怡記洋行賣鴉片

我在抄戶籍資料時,發現裡面叫「紅毛」的人很多,安平的人說那個就是出生時頭髮是紅色的,他們判斷就是荷蘭人所留下來的。荷蘭人也在這裡結婚生子,有一首歌名為「安平追想曲」,描述荷蘭籍的船醫在台灣留下後代的故事。我在抄日據時代的戶籍資料,裡面也有很多叫「紅毛」的。這個構成安平的人口結構、人口數量,到清朝末年時,安平人口數量差不多在六千人左右。在五口通商以後,在「王城」的週邊,在沈葆楨建造「億載金城」時,因為磚塊不足,就把安平古堡的磚塊挖走去建造「億載金城」。「億載金城」的炮陣設計也是西方人幫忙設計的,它的磚塊很多來自熱蘭遮城。熱蘭遮城旁邊的洋行,德記洋行是賣苦力;怡記洋行是賣鴉片,賣鴉片和吸鴉片的都是像姓歐的鴉片商,鴉片在當時非常氾濫。等到清朝要結束時,劉永福的黑旗軍來此地防守,黑旗軍剛來時很厲害,可以打敗法國軍隊,李鴻章不是將台灣割讓奉送給日本,他把打敗法國的兩隻軍隊,一個是劉銘傳的軍隊部署在北部;另一個是劉永福的軍隊部署在府城,華人做事就是這樣,表面上我割讓給你,實際上還是部署重兵。剛開始,日本有一隻艦隊來到「億載金城」外海窺視,劉永福的軍隊發射炮彈將其中一艘船的船桅打斷,所以日本人就不敢從安平直接進攻。日本傾舉國之力,出動乃木大將軍領導近衛師團由枋寮登陸,從枋寮打到佳冬,再打到東港,再繞到高屏溪渡河到鳳山,攻打鳳山的時候是十月十五日,後來日本軍隊在打狗和海軍陸戰隊會合,在十月三十日攻下安平。當時億載金城已經被日本拿下,清朝的守軍有五、六十人在天后宮裡面抽鴉片,根本無法作戰。等到日本人攻進天后宮,將裡面的清軍殺死,只有一人由後面的圍牆逃脫,也因此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後來天后宮石門國小那裡就沒有人在使用。

在日軍佔領府城、安平之後,在安平投降的軍隊約有五千多人,後來日本人就用船將這些清軍送回中國。台語有一句俗諺曰:阿婆浪槓,就是描述日本人攻打府城之前,劉永福化妝成一個阿婆,坐一艘英國的船回到大陸。他先逃走了,當時日軍有追到這艘船並且上船搜索,但是因為他化妝成女人,所以沒有抓到他。劉永福無心戀戰,他的姪子劉成良守打狗港,大概打了三個小時,英國人在英國領事館由望遠鏡觀戰並且詳細記錄過程。清朝的軍隊沒有紀律,而且沒有鬥志,日本的吉野號戰艦,就是慈禧太后沒買的英國戰艦,他們一發砲彈就打到旗後砲台的「威鎮天然」刻字,所以,日據時代日本人來觀光就是參觀旗後砲台的被打到的破洞遺跡。日本的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在十月十四日,從旗後砲台沿著沙洲一直打到鳳山,和十月十五日打到鳳山城的乃木將軍的軍隊會合,就此宣告清朝的結束。我在講天論時,談到丘逢甲離開台灣時所說:「宰相有錢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那個「天」就是指天朝、天王、天子、天下秩序,天朝在台灣的統治就此結束。

這個就是安平漢人社會的建立和統治者的演變。這裡面發生很多戰役,其中一個「樟腦戰役」,有一個名叫畢騏麟的英國人和清朝發生衝突,召來四艘英國的戰艦佔領安平,那時的水師副將要吞鴉片自殺,當時守軍只有二、三十人,後來是交商去向英國人道歉,並且拿錢出來賠款。因為中國不重視海洋,等到五口通商以後,英國的勢力重新回來時,安平就吃盡苦頭。在嘉慶年間,為了要將糖、米運送到天津,當時海盜蔡牽在澎湖一帶活動,荷蘭人在安平的航道已經淤淺,所以大部份船都是從鹿耳門進出,蔡牽還曾經進攻鹿耳門。

安平的歷史很複雜,人口結構、人口流動、族群之間的衝突、漢人社會的建立都是在這一段。

(鄭水萍口述、劉小文逐字稿、張麗齡校對)

 

鄭水萍博士:臺大歷史系畢業|第二廈門大學臺灣研究所博士|聯合國藝評人協會前理事長|第一亞太研究院人文所所長|南方土地公研究所所長

 

web-qr新民叢報1.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