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短波

財經短波

不是油價也非疫情,美股崩盤另有玄機 ☆來源:肖磊看市

♦ 本篇文章轉載自 肖磊看市。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3/19

~~ 美國一定是看到了大家沒有看到的東西​ ~~

202013m01.png  

比如油價大戰這個事,大家可以去看看2014年至2016年國際原油的下跌從107美元一路跌至26美金,比現在慘多了也沒引發美股崩盤。疫情的話,難道疫情比第二次世界大戰或911恐怖襲擊還可怕嗎?更何況中國已經有效遏制,儘管中國不代表美國,但也說明是有辦法控制的。
這一次的下跌,對於美聯儲來說,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提振市場信心的問題,也不是特朗普是否施壓的問題,美聯儲能夠一次性放出比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還要猛的貨幣武器,包括降息至零、7000億美元QE(2008年第一輪QE是6000億美元)、海外央行大規模貨幣互換計畫等。美聯儲一定是看到了大家沒有看到的東西。

 ~ 1 ~ 

近一個月來的跌幅已經超過30%,並在最近的六個交易日裡發生了三次熔斷,可謂百年難遇。

 202013m02.png

在救市方面,除了特朗普各種不靠譜吹牛打氣之外,財政部長姆努欽等也連續發表了提振股市信心的言論,比如姆努欽就說,“一旦疫情緩解,美國股市將出現大漲”(也是拼了)。

其實令市場最關注的,應該是美聯儲的專業舉動。繼3月3日突然降息50個基點之後,美聯儲昨天淩晨直接把利率降到了零,也就是說,如果再往下降,利率就成負的了(你存在銀行的錢反而要給銀行付利息了)。

其實這一次降息,也是非常規操作,相當於將本月既定的議息會議提前了兩天那為什麼連兩天時間都等不了呢?說明問題十分嚴重。

很多人認為,可能是因為油價大戰和疫情導致的美股大跌,美聯儲擔心引發系統性風險。我覺得這個理由確實也是非常充分的,因為股市對於美國的重要性,要遠遠高於其他任何領域,不救不行。

但美國股市不是“小嬰兒”,早在一百年前,美國股市就經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後經歷過1929年開始的大蕭條,也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還經歷過各種股災,最近二十多年裡,更是經歷了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2000年納斯達克泡沫破裂、2001年911恐怖襲擊、2008年金融危機等,也沒出現連續熔斷三次這種狀況。

如果美股此次崩盤,真的是疫情發酵,以及油價大戰引發的市場恐慌,那就要徹底的解構其中的緣由,否則難以解釋很多問題。

比如油價大戰這個事,大家可以去看看2014年至2016年國際原油的下跌,從107美元一路跌至26美金,比現在慘多了,也沒引發美股崩盤。疫情的話,難道疫情比第二次世界大戰或911恐怖襲擊還可怕嗎?更何況中國已經有效遏制,儘管中國不代表美國,但也說明是有辦法控制的。

最近一次美股大跌,是2018年10月至12月,不到兩個月跌了超過20%,也是進入了技術性熊市,特朗普對美聯儲也是各種抱怨和指責,但在此期間,美聯儲不僅沒有降息,而且還加息一次。從後面美股的表現看,美聯儲的判斷是正確的,美股很快就企穩反彈了。

這一次的下跌,對於美聯儲來說,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提振市場信心的問題,也不是特朗普是否施壓的問題,美聯儲能夠一次性放出比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還要猛的貨幣武器,包括降息至零、7000億美元QE(2008年第一輪QE是6000億美元)、海外央行大規模貨幣互換計畫等。美聯儲一定是看到了大家沒有看到的東西。 

 ~ 2 ~ 

我剛才說了,油價大戰的影響,不足以讓美股出現三次熔斷,也不足以讓美聯儲如此大動干戈。

那如果主要原因是疫情的話,疫情對美國人來說,到底可怕在哪?

其實美國這樣的國家,一般的戰爭,或者很嚴重的恐怖襲擊,都是難以撼動其地位和實力的,但同樣是美國這個國家,要是沒有對外的衝突、對抗和戰爭,白宮基本上就沒有太大存在的價值了。

因為美國建國之初,給聯邦政府的定位,就是負責美國的外交和國防,內部事務都是各州自己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聯邦政府該管的。也就是說,聯邦政府,最初就是美國各州的建國精英們“雇來”當保安和利益代言人的

 202013m03.png

直至今日,美國哪屆政府要是不製造點對外戰爭或貿易糾紛之類的,相當於是沒有意志保護美國,沒給美國人民爭取利益,就是不稱職。比如僅二戰後的1945至2008年,美國平均每2.1年就要捲入或發動一場戰爭。至於針對各國市場的政治貿易糾紛,幾乎每天都在發生。

不要以為這世界上每個國家民眾對生存環境的理解都跟中國一樣,比如以色列,很多人覺得以色列周邊,什麼黎巴嫩、巴勒斯坦、敘利亞等天天打仗,但你要問以色列人,這樣不覺得危險嗎?以色列人會告訴你,他們要是不亂,不打來打去,那我們就不安全了,所以誰弱我們就支持誰,越亂越好。

再比如阿富汗,被稱為帝國墳場,在塔利班這種組織眼裡,打仗就是工作,老子死了兒子接著打,所謂“你們有手錶,我們有時間”,一代一代打下去,不打仗就相當於失業了,你說美國能贏嗎?

所以,在理解很多國際問題上,你要單純拿我們自己的認知去理解很多國家的民眾和政府,恐怕是要犯常識性錯誤的。

在很多美國人眼裡,如果不讓聯邦政府出去搞事情,那白宮的官員就會把手伸到美國國內,就會擴大自己的權力,就會插手州的事務。難道不讓特朗普政府去跟中國對抗,讓他天天討論禁槍?墮胎?同性戀?(這些都是可以撕裂美國的問題)。

所以,只有海外事情足夠多,聯邦政府足夠忙,他們就無暇顧及國內,民眾呢,時不時給白宮一點掌聲,給足他們政治榮譽,他們就會更加賣力的去外面搞事情,這樣美國民眾就可以更加自由的自己幹自己的事情了。

奧巴馬在全球很多人眼裡,是個了不起的總統,有涵養,意志堅定等等,但後來很多美國人對奧巴馬的評價並不高,原因很簡單,很多美國人認為,奧巴馬把更多的時間放在了國內,什麼為同性戀背書,支持墮胎等,讓很多保守派很是惱火,還用推動全民醫保等試圖擴大聯邦政府的權力。

所以特朗普這種,對外口無遮攔,到處惹麻煩,對內美國人自己做啥都沒意見的總統,實際上是最符合美國人對聯邦政府定位的。

也就是說,聯邦政府的官員,在全球各地煽風點火,製造衝突矛盾,甚至開戰等等,這在我們中國人看來,似乎是給美國人惹麻煩,但其實在很多美國人眼裡,這才是聯邦政府應該幹的事情,只是別把事情鬧得太大就好。

我說這個什麼意思呢,跟討論疫情對美國的影響有啥關係呢,其實我要表達的意思是,這次疫情在美國的發酵,跟恐怖襲擊、戰爭、金融危機都不同,這次疫情意味著聯邦政府必須對國內來實施管制,聯邦政府的對手變成了美國人自己,而不是其他國家和政府。那麼美國人就要讓渡個人權利,可能會被隔離,可能會被軍事管制,可能會被限制人生自由等等。這將會給美國人帶來巨大的心理壓力,這意味著聯邦政府有足夠的理由來介入民眾的個人生活,這是很多美國人難以接受的。

比如恐怖襲擊、對外戰爭、金融危機等,其實大家該幹嘛還是在幹嘛,該聚會聚會,該看電影看電影,該打球就去打球等,並沒有大規模的開始限制個人的活動,也沒有在國內擴大聯邦政府的權利。

所以,這次疫情,挑戰的是美國人自建國以來深入人心的價值觀體系,遠比一般的戰爭等恐怖。只是這種心理活動,不會表現出來,因為這種心理活動是極其矛盾的,一方面希望政府有所作為,但另一方面擔心造成更大“後患”。

當然,疫情對美國人造成的影響,不僅僅是這種矛盾的心理壓抑,因為這還不足以讓美股徹底崩盤,也不足以讓美聯儲和白宮為了救市一夜之間打光所有子彈。 

 ~ 3 ~ 

下面我就說說,除了心理層面的巨大影響,疫情對美國經濟造成了哪些現實影響。

美國經濟經過了兩百多年的統一發展,以及反復競爭和強化,其最為繁榮的產業,附加值之高、壟斷性之強、在全球競爭力之獨一無二、對美國經濟的貢獻之高,都是難以想像的。

那我就來告訴你,疫情是如何影響美國這些重要產業的。

美國GDP總額已經高達20萬億美元(是日本的四倍,中國的1.5倍),這裡面占比最大的產業可能很多人是想不到的。在20萬億美元的GDP裡面,文化與娛樂產業貢獻了超過8萬億美元,竟然占GDP的比重超過了40%(排名第一)。

我經常跟大家開玩笑說,中國經濟總量是實打實幹出來的,美國經濟總量是玩出來的。

這裡面就包括影像、賽事、娛樂、刊物、文化用品、文化旅遊等產品的設計、製作、發行等。而這次疫情最大的影響就是這些產業,NBA、橄欖球等賽事全部停擺,迪士尼等關門,拉斯維加斯賭場停業,電影院關閉,《花木蘭》《速度與激情9》等撤檔,《碟中諜》等停拍,50人以上的聚會被禁止,向全球發佈旅行禁令等等。

這對於美國人來說,也是絕對的災難,毫不誇張的說,停掉這一切,對於一些美國人來說,可能都失去了生活的意義。不看比賽,不看電影,不讓聚會,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這真不是開玩笑)你看美國的國寶,股神巴菲特,都90歲了,也還說不會因為疫情取消旅行計畫。

這次疫情對美國經濟帶來的現實影響,將遠遠超過早前疫情十分嚴重的中國,因為中美經濟當中各產業的結構和占比有非常大的不同。文化娛樂產業占美國GDP的比例超過40%,但該產業占中國GDP的比重還不到5%,其產值還不足美國的十分之一。

所以你就知道美國股市為什麼要在管制加強之際,出現三次熔斷了。因為這種管制對美國經濟的傷害,是恐怖襲擊,以及發動戰爭等都無法比擬的。

在美國發動阿富汗、伊拉克等戰爭期間,你去看看美國人的生活和消費,根本就沒有受到影響,很多人連阿富汗在哪都不知道。就算2008年的金融危機,華爾街一些人都跳樓了,但並沒有終止美國人的文化娛樂活動,也就是說占經濟40%的產業更加活躍,所以是可以通過穩定金融市場,迅速恢復經濟的。

這次則完全不同。 

 ~ 4 ~ 

我們再來看看占美國GDP第二大比重的行業,可能你還是想不到,美國GDP裡面,僅次於文化娛樂的,是建築和房地產,占GDP的比重超過17%。

中國建築和房地產行業大家感覺肯定是很重要,房價十年裡翻了十倍,政府靠土地財政等等,但建築和房地產行業占中國GDP的比重還沒有美國高,中國只有13%。中國房地產行業的產值還不足美國的一半。

美國房地產行業,本身就是一個國際市場,全球每年有超過2000億以上的房產投資資金,流入了美國市場,美國房地產市場占全球海外房產投資市場的三分之一,是全球最大的房產投資目標市場。

而疫情對房地產行業帶來的影響更大,你看看中國,2月份全國房產市場,幾乎是零成交。隨著旅行禁令等的持續,美國房地產市場將陷入戛然而止的境地。

另外,要知道,美國的文化娛樂,以及房地產行業,最大的支撐和最終的受益者是華爾街,是金融業,這裡面包括信用卡消費貸市場,股票市場,保險市場等等,尤其是房貸市場,占金融業的規模更大。

於是,最近銀行股跟著閃崩,僅昨天一天之內,美國銀行跌超15%、摩根大通跌11.7%、富國銀行跌近11%。而金融行業,對於美國經濟來說,占比僅次於文化娛樂和房地產行業,是美國經濟的第三大支柱,更主要的是,金融行業是美國經濟運轉的核心,一旦出問題,意味著美國所有的救市政策,將失去傳送工具。

至此,無論是美國政府,還是美聯儲,都不敢無視疫情所帶來的影響。

很多人覺得美聯儲一次性打完所有的救市子彈,給市場傳達了一個非常不好的信號,那就是可能市場沒有那麼嚴重,被美聯儲這麼一搞,反而把大家給嚇著了,市場更恐慌了。其實普通人看到的風險,跟美聯儲看到的風險是不一樣的。普通人如果經歷一次搶劫,可能就是世界末日,但美聯儲不會因為一個人遭遇搶劫,就下調利率。

疫情給美國經濟帶來的傷害,是整體性的,是一般人一時半會感受不到的,但是美國從來沒有遭遇過的。

 ~ 5 ~  

對比來看,中國經濟裡面,占比最大的三個行業分別是,電子和專業設備製造業、化工和石油行業、汽車製造業,分別是23%、20%和10%。這些行業受疫情的影響可能沒那麼大,中國兩周前製造業就已經復工複產了,但你看文化娛樂業都開業了嗎?至少我沒有看到體育賽事、演唱會、電影院等開業。所以疫情對服務業占比異常高的美國經濟,影響更大。

你去看2003年的非典,中國內地最嚴重,但中國恢復經濟用了不到三個月,而旅遊等服務業占比較高的香港和新加坡用了超過16個月。

當然,我這裡不是說中國經濟的結構就比較合理,恰恰相反,中國服務業占整體經濟的比重太低,導致我們的產業附加值較低,人們的工作普遍都比較辛苦,而獲得的收益又遠低於美國,這是需要不斷改進和調整的。

畢竟全球經濟大部分時間裡不會遭遇疫情的襲擊,人們還是得參與各種活動,去看比賽、去逛遊樂園、去看電影、去旅行等等,這些消費的繁榮和持續,本身也是製造業更加發達的終極體現。 

 ~ 6 ~ 

那麼既然美國這次遭遇的經濟困難,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對於美國政府來說,其應對機制肯定遠不止現在這些。

美聯儲現有子彈已經打光,但美聯儲可以製造新的子彈,甚至是直接使用“核彈”。這裡面就包括直接印錢買股票,這種騷操作日本央行一直在用。

如果現有的降息(美聯儲已經表示不會把利率降到負值)、QE等操作無濟於事,剩下的超級武器就是直接購買股票了(這種可能性極大)。

當然,在今天的全球市場,美國遭遇的經濟危機,勢必會影響到全球。尤其是新興市場,本身就較為脆弱,一旦美元開始收縮,對國內資產價格的影響是巨大的,因為大部分新興市場資產的溢價,主要是靠輸入的美元所支撐的,中國外匯占款超過21萬億元,但最近十八個月是呈現下降趨勢,要知道跟這個趨勢相對應的,是中國房價一年多來的停滯及下跌。

自從美國股市三次熔斷以來,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亞洲股市跌幅也都超過25%,歐洲更是慘不忍睹,法、德等股指跌幅已經接近40%。這是個什麼概念,相當於大家積累和創造出來的財富,一個多月裡蒸發了接近一半

不要以為很多企業沒有上市交易,很多投資者的資金沒有放在股市就沒有影響,股市的下跌意味著消費和投資都將放緩,沒有任何一家企業和個人會獨善其身。

另外,中國還需要特別注意,對於美國政府來說,為了轉嫁輿論,降低國內民眾的諸多怨氣,可能會針對中國製造各種事情,比如剛剛特朗普就在社交媒體上直接用“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來闡述其對美國經濟的影響。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這是對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 “可能是美軍把病毒帶到了武漢” 推文的回應,其實趙立堅之所以有這樣的推文,是因為美國像國務卿蓬派奧這樣級別的官員,此前持續的喊出“武漢病毒”,而且還稱,由於中方向美國提供的疫情資料有問題,這才導致美國在防疫工作上落後。

不過我更擔心的不是這種吵架方面誰更占理的問題,那就上美國的“套”了,因為我說了,白宮官員本身的主要職責就是對外“吵架”,這是人家的工作,所以不管我們怎麼回應,這些人還是得經常“放炮”。中美真正的大博弈,不是在嘴上,而是私下都在具體做什麼,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我更關心的是,美國現在公共債務已經是一個天量了,突破了23萬億美元,每年僅利息就得6000多億美元(快趕上軍費開支了),如果利息降不下去,對於開支越來越大的本屆特朗普政府來說,將會失去在未來四年多裡,給支持自己連任的行業輸送利益的空間,航空航太、軍工、石油等等行業,可能就不高興了。

於是,你看到的情況就是,在此次降息100個基點後,今年4月23日到期的美國國債收益率一度跌至-0.01%,也就是說,你要是把錢借給美國政府,不僅沒有利息,你還得倒貼。要知道兩周前,這支國債的收益率還是1.5%。

也就是說,當此次疫情過去,不僅美股會反彈,而且會把美國政府借錢的成本推至新低,這意味著,美國政府在面對未來的競爭對手和利益盟友時,將有更充足和低成本的財政資源,至少軍事預算將會再上一個臺階。

這才是中國需要關心的。

 ~ 7 ~ 

對於美國來說,為什麼國債問題會如此重要呢?

英美這種體系的國家,整個系統建立在國家的融資能力之上,你如果去仔細讀讀英國的國家發展和擴張史,其實就是部政府運用嫺熟的融資史

英國在歐洲,以及全球各地各種戰爭和政治博弈中,數百年屹立不倒,就算是失敗了也能全身而退,最根本的一個原因就是,英國政府擁有超過對手數倍的融資能力,不會給對手沒錢打仗這種感覺。

你去看中國歷朝歷代的最後潰敗,最最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沒軍餉了。

後來國傳承了英國這種金融模式,二戰後全球金融體系,確實是由美國主導,但實際上所有的方案都是英國人提出來的,只不過美國人把方案裡的主角從英鎊換成了美元。比如建立以美元為基準的國際貨幣體系,組建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等,其實都是當時英國財政部顧問凱恩斯擬訂的,以英鎊為基準的“國際清算同盟計畫”方案。

直接看意圖。

202013m04.png

但由於二戰之後美國已經是英國的大債主,美國在軍事和政治方面的影響力已超越英國,所以儘管以懷特為代表的美國談判團隊,是英國代表團團長凱恩斯的粉絲,但凱恩斯這個早已享譽全球的名人還是無法跟美國國家實力抗衡,最終只能同意由美元替代英鎊,建立新的國際金融貨幣體系。

這就給美國更加廣泛和持久的融資能力奠定了基礎,於是才有了美國各種對全世界盟國的援助(馬歇爾計畫等),以及持續性的發動各種戰爭,同時可以做到“不差錢”。

在這個新體系之下,美國的融資物件就變得非常廣泛,可以是其他主權國家,因為這些國家出口換來的美元只有放在美國國債市場才是比較安全的。

202013m05.png

中國和日本持有最多 

也可以是美國國內的企業和民眾,但如果要長時間的,從企業和民眾手上融資,就必須讓企業和民眾有更良性的財富獲得體系和分配體系。這個時候基於服務企業的股市就顯得非常重要。股神巴菲特目前持有的美國國債超過1000億美元,而蘋果、微軟、穀歌及思科等科技巨頭,持有的美國國債已經接近2000億美元。 

202013m06.png

很多人覺得特朗普上臺不久就讓美國企業把海外資金匯回美國,是為了重振美國製造業,增加就業崗位,那都是瞎扯,如果在美國開工廠更賺錢,企業就不出去了。所以,美國政府自己比誰都清楚,真正背後的原因是,讓美國企業把賺了的錢都匯回來,然後去購買美國國債,可以少繳納點稅,借給美國政府去用,這才是真正的目的。

因此,美國必須要維持一個重要的金融循環體系,那就是讓全球過剩的美元(存在其他國家銀行的美元),要麼進入到美國企業(美股),要麼進入到美國國債市場(白宮口袋)。如果這個迴圈和選擇被打破,那意味著美國將失去美元的主導權和使用權,那就跟黃金白銀作為世界貨幣沒什麼兩樣了,美元就成了超主權貨幣了,美國政府將失去融資能力。這是美國的命根子。 

 ~ 8 ~ 

那麼這個迴圈已經被打破了嗎?

當然,否則美國就不會毅然決然的將矛頭指向中國了。

你看中國,賺了美元之後,是買了很多美國國債,但還有很大一部分,去投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了。

美國為什麼特別在意這個,到處污蔑中國在非洲、東南亞等國家的投資,原因非常簡單,中國沒有把賺來的美元,全部購買美國國債,也沒有去買美國企業的股票,更沒有去買美國的房子,而是去投資到其他跟中國產業鏈,以及政治利益相關的國家了。

2014年那會,中國也出現了一陣放鬆企業海外投資的舉動,但其結果就是,諸多企業把外匯換出去了,但美國不讓你收購科技企業,於是中國這些企業傻不拉幾的就去買美國的房產,去買NBA球隊,去歐洲買足球俱樂部,去買影視公司等等,一時間,萬達、安邦、復興等在歐美市場一擲千金、名聲大噪,結果我們在短短兩年時間裡,就損失了一萬億美元外匯儲備。

更氣人的是,國內這些企業上了人家的套,國家有意提醒,但不僅不聽,還肆無忌憚、大放厥詞,王健林跑到美國說,我自己掙的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安邦一天到晚吹自己花了20億美元買下了紐約地標性建築華爾道夫酒店等等,潛臺詞是為國爭光了。這跟當年日本企業買下洛克菲勒中心,以及收購哥倫比亞、米高梅等電影公司是何其相似。

後來的事情大家應該都知道了,現在安邦已經變成“大家保險”公司,萬達和復興也老實多了

其實企業的很多行為,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一定要明白自己的行為處在什麼樣的歷史背景之下。日本當年就是把賺來的外匯都消耗到買美國房產和影視娛樂等領域了,結果被美國一次性就收割了,否則日本的競爭力遠不止現在的樣子。

中國現在可以說創造出來一個新的美元循環體系,那就是把賺來的美元,投入到海外港口、能源通道等基礎設施建設,購買原材料,以及並購國際重要的製造業和科技企業等。這已經觸及了美國最根本的利益,打破了美元正常的循環體系,給美國政府未來的融資能力形成了挑戰。

借助這次危機,美國可能要重新建立以美國國債為全球最安全資產的新的金融分配體系,從而為未來更大的政府開支,更長遠而高端的軍事等競賽提供財政資源。

我們不要低估美國人的智慧,美國整個兩百多年的發展史,就是一部挑戰極限的冒險史,轉危為機是人家的家常便飯,所以儘管此次疫情會改變很多東西,但無論是戰術還是戰略上,我們都需要更加重視對手。

不要問我為什麼債務問題對美國如此重要,請回過頭去看我文中的第二張圖,聯邦政府三大生死攸關的任務,海外利益、債務問題、常備軍。美國現在海外利益都是占別人便宜,常備軍世界第一,唯獨債務問題是美國的最大風險點。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