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達旋

201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追思 ☆作者:馮達旋

♦ 本篇文章轉載自 達旋專欄。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每年十月初,全球物理界都在翹首期盼當年會有哪幾位科學家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消息。去年,也就是2017年10月3號,也不例外。那天一早醒來就看到Weiss、Thorne與Barish因為探測引力波而榮獲201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新聞。他們3人的名字令我立刻想到1983年到1985年年間,當時我在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擔任理論物理專案的負責人,記得有三位物理學家常常到我們辦公室來討論經費問題。這三位分別是麻省理工學院的Drever,Weiss與加州理工學院的Thorne。

201824o01.png

201824o02.png

我對Drever特別有好感。他是蘇格蘭人,非常有幽默感!

當時我就常常聽到LIGO這回事,而且也常常聽說他們三位在NSF做了不少這方面的研究。假如我沒記錯的話,當時Barish還沒有參與這方面的研究。他當時主要致力於用實驗來研究中微子物理問題。

當然,我掌握的資訊並不全面,無法判斷為什麼Barish也會得到這個諾貝爾獎,但在研究初期,他確實並非此項研究的成員。另外,很不幸的是,該研究早期發起人之一Drever 在2017年初去世了!

當時在NSF的理論物理組裡面總共有三位負責人。Boris Kayser負責高能理論物理,我負責中低能理論物理,Rich Isaacson負責天體物理。自然而然,每次Drever、Weiss與Thorne來辦公室的時候,他們三人都在Isaacson的那間小小的辦公室內激烈地討論物理問題。假如是不認識他們的人,聽到他們的激烈討論,肯定會誤以為他們三人在吵架。

有時候當他們爭論地難解難分時,Thorne會立刻跑到我們的辦公室用電腦現場去做計算從而證明他的觀點。最令我驚奇的是有一回,我第二天早上來到辦公室,竟發現Thorne還坐在電腦前全神貫注地瞧著鍵盤做計算。這種為了要瞭解宇宙奧妙的精神不僅可嘉,更可謂令人震撼。

我曾經問過他們兩個問題。

一是到底LIGO的基本概念是什麼。假如我沒記錯的話,他們其中一位立刻不假思索地說:[Just like the Michelson-Morley (MM)experiment,except much bigger!]。任何只要上過大一物理課的學生都能領會MM實驗的奧妙!

二是愛因斯坦有沒有可能會錯。我記得Thorne說:[愛因斯坦錯的可能性太小了。不過萬一他真的錯了,那也已經讓我們對大自然有了更深的瞭解!]

我在NSF的兩年讓我真正感受到追求真理是NSF存在的根本原因。二戰結束後,Vennavar Bush說服了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堅稱美國政府必須要成立一個基金會來確保美國大學內的科學家能探討[好奇心的研究]。這就是NSF的起源。我敢說今天許多國家都是在學習NSF的模式來支撐國家科學研究,包括中國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

當時整個物理組的負責人是Marcel Bardon。Marcel有一句名言:[一流的科學家一定會與一流的科學家在一起。而二流的科學家則一定跟與三流的在一起!]

我認為美國今天的科技領先地位與NSF的運作方式是不能分割的!

201824o03.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