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步正

沒有川普一世, 就有川普二世 ☆作者:何步正

 

2021/1/18 

美國白人佔多數的川粉大隊,從中部南部各州開車數小時,湧到華盛頓串街做勢,要還給川普一個公道,不能偷走川普應得到的選票。其中,有更激進的人群,衝去團會大廈。駐衛警察沒有掏槍指向人群,一番推擠之後,就讓人群推門破窗,川粉大軍似乎是熟門熟路,國會議長辦公室的筆電,都可以公然快速被偷,國會要停止議事,議員急忽忽溜走。川粉大軍攻佔國會議事大堂,自我拍照炫耀,我們人民有多麽威風。如果那位美國退伍女大兵,不爬上玻璃門窗,警衛又不那麼慌亂開槍,這場戲沒有人在國會大廈之內死亡,或許就會好似和平地鬧劇落幕。場面可見,白人警察對待白人暴民,遠比如何對待有色人種的示威隊伍,自我克制和表現友善得多。畢竟也許不少警察同屬川粉。白人和白人,相煎何用急?

202104f02.png

202104f03.png

川粉示威人群,高呼"USA!USA!"。他們相信他們自己是百分之百的愛國者,我們自掏腰包開數小時的長途車,不是來遊戲的,我們是真心忠實的愛國人士,不要偷走我們的選票。American great again!還給我們的川普一個公道。

他們很多來自中部、中南部各州,白人佔多數。這些州農産品為主,農產要有地,黑人是歷史上的奴隸,沒有地。美國立國以清教徒為主力,堅定的基督信仰。不墮胎,不同性戀婚,擁槍,愛白人至上主義的美國,或可以説,是美國白人至上,美國全世界優先的忠實支持群體。所有這些,都正是川普一再攪動的主題,中南部農業州的白人,和東西兩岸城市保守的白人,保守的教徒,都是川普忠實的川粉群體,這才能解釋為什麼川普有7500萬選票,歷史上最高票落選的現任總統。

佐治亞州議員選舉,共和兩名競爭者都輸。但民主的票比共和的票,沒有一個超過3%得勝。佐治亞州沒有變色成忠實的民主藍州,只不過是變成一個搖擺州。這是在說,共和與川粉精神,不能完全切割,否則票源不穩。作為政客,所謂立場是在適當的時間,在適當的場合,向適當的人講適當中聼的話。正義是非對錯,是可以而且必需適時調整的。此所以,共和擁川普的十三名大將,在暴動定性之後,立即過半變色轉舵。但,不管形勢如何變化,共和不能沒有川粉大軍,川粉大軍是共和最重要的票源。

川粉鐵軍的最大特色,就是白人至上,美國優先例外第一。他們堅信小政府,小管制的政治體制,社會福利,人民醫保,政府都不宜介入過多。在佐治亞州的選舉,共和黨人描述民主黨人的福利,醫保,教育,是恐怖socialism and radical,至於如何定義,實質內涵是什麽,沒有人,也用不着說清楚,反正,福利,更多的醫保,更多政府主導的教育,共和認為都是要不得的socialism。共和得票因之不低於47%,可見,他們代表保守又偏激的川粉精神,有起碼47%的市場佔有率。不管你喜不喜歡,這裡實實在在存在着47%有投票權的人口,有濃厚的川粉精神。這精神遠來自清教徒到美洲,殺土著奪地,殺人或自衛擁槍有其歷史性的正義必然。白人之間,平等友愛,自立自強,和天地鬥爭,在荒野中橫勇成長。小政府要給我最多的自由,是他們世世代代的基本信條。這和今天美國東西兩岸城市長大的人群,有截然不同的認知落差。城市集中了很多外來移民,他們和本地白人共同在城市長大,他們熱愛平等和自由,但更熱愛沒有槍枝恐懼的世界。他們重視婚姻,但可以接受同居,墮胎,同性彩色。面對全球化,外包工作,科技升級代替了原始人力,產業外移,工作崗位比不上上一代的寬裕,他們信用卡債和分期付款債務高築,股市狂漲,他分不到半杯匙,他們租住俱難,他們不是不勤力,不自律,客觀現實就是收入不足夠。因此他們要求政府有多些作為,去學貸,教育升級,多補貼,輕醫保費,打壓高藥價,但所有這些都是川粉看作為是radical socialism  。但其實,不論是那裡的白人,赤貧一族他們領救濟金,糧食卷,生了孩子還有額外補助,這裡不是完全沒福利。但赤貧低收入白人,痛恨有色人種,西裔墨仔,亞裔移民,這些有色人種應該去清潔厠所,摘棉花,除草鋤地,他們却在這裏分薄了我們的福利。回憶黑人只做他們奴隸本份的美好日子,那才是多美好的great USA  。美國城市的白人及外來人囗,和農業州信徒白人及城市保守白人,他們好似是二個不同的群體,如何看美國,對政府的要求,白人至上的認知等等,都廻然不同。這是兩個美國的真實影像。川普一世或川普二世,共和或民主,都必須要顯性或半顯性地討好這群川普精神的鐵隊伍。在有色人種和西語裔人囗,已開始接近半數人口比例的今天的美國,白人至上主義和川粉精神,傅統保守的基督精神,和外來人口穆斯林,印度教,佛教,非白人至上的自由人,無信仰教的無基督生活態度,他們各自對政府的要求,都有不一致的訴求,所有這些認知和對政府要求不同的差異,硬是把美國分裂成不明朗的二個美國。這是川給拜登的第一個難題。

202104f01.png

川粉鐵軍上華盛頓,絕大部份是年收入低於十萬的家庭,他們不是最低層的流民,汽油和槍支子彈都要錢。但他們大都不是中上階層的得益者。他們要更上一層十分困難,他們的分期付款和信用卡債務沈重,他們對現狀不滿甚至憤怒,他們認為這個政府對他們不公,沒有做到照顧他們的責任。那些墨仔黑市員工偷走了他們的工作,分享了他們的福利。更重要的是,這個國家的財富都湧去了10%不到的人口,股市上漲,肥了那10%不到的人口,他們這些辛勤工作的人,除了艱苦之外就是艱苦。對中國不是更強硬了嗎?中國貨不是都加稅了嗎,可是我的收入沒有增加,我的日常費用反而增加了。他們不明白,美國財富分配極不平均,財富差距在現存的財政金融機制下,貧富懸殊只會更極端。他們的票,不是金融中的股票,他們四年用一次的票,根本不管用。四年投一次票,選出來的人,共和也好,民主也好,都要和財富群合流互利,這是政客的終極目標,政客不敢得罪金主大亨和軍火戰爭集團的勢力。貧富極度懸殊是美國內政難題的最大者。拜登老邁,歐巴馬的change,成不了事。副總統的拜登和當了總統的拜登,看來也change不了多少。這是川給拜登的第二個難題,美國貧富懸殊,而且只會更加貧富懸殊。

美國最為人稱道的,應該是一個比較公平,關注人權的社會,權力在在人民手中的民主政制,財富分配比較合理的財經系統。沒有錯,這都是美國人最珍惜的理念。但體現於實際運作層次中,我們就有很多疑問。

衝入國會的白人暴民,為什麽如此輕易就衝破白人警察的封鎖?如果是有色人種的美國人衝國會,白人警察會否是立即掏槍執法?警和民的對峙,為什麽會更多的是有色人種和警察的對峙?

權力在人民手中,抑或只是滯留在若干特殊的家族群體?堅尼地,布希,和衆多國會議員,為什麽大多是富豪背景?母親摘棉花長大的黑人新科佐治亞議員,如果他不加入當道教會,再有金主支持,他有足夠的資金推銷自己而得勝嗎?財富和國家資源和利益是否都會集中在這一群互利共享的若干群體之內?不管人民如何投票,票的對像就只在這些特殊群體之內運作。他們是一群少數可以被投票的人。其他人等就是只可以投票,但注定是被統治的人群。這會不會是一個流動很小的假民主體制?一個已經是半僵化的,出身和教育背景十分接近的,和金主財團軍備互利互用的所謂華盛頓沼澤的通稱?那麽,權力是否只是透過只不過是工具的人民的手,票給若干在這沼澤中的標竿人選?這是我們所認知的權力在人民手中的民主嗎?拜登,他真的能把權力,財富,權益都只是為人民服務嗎?如果川粉都起來質問,白登能給他們一個滿意的答案嗎?如果白登不能給一個滿意的答案,川粉鐵軍憑什麼不會再來?這是川給白登的第三個難題,我川普抽乾不了的華盛頓沼澤,你也休想。

不管川普在或不在,川普鐵粉精神幽靈常存。四年之後,川普一世或川普二世必然再來。一個分裂的美國,需要時間,智慧和更廣寬的心胸,面對美國自己,面對美國之外的世界。然後,才會是American Great Again 。

 
 
作者為本站總編輯。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